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互联网的财富分配效应  

2015-10-09 21:5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互联网的财富分配效应

赵 伟

(浙江大学教授)

互联网是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是信息技术的一次伟大革命,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同样毫无疑义的是,由于这场技术革命,我们的生活甚至思维方式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里我要问的是,互联网究竟属于一种什么类型的技术进步?

技术进步的类型是经济学探讨的一个重要论题。论及这个问题,经济学圈内的人一般会想到约翰·希克斯,因为这个论题是由他最先留意并提出来的。希克斯按照一种技术进步对于生产中所投入的劳动与资本比率的影响,把技术进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劳动节约型技术进步。顾名思义就是技术进步会节约劳动的投入,因而生产中资本比率增加,劳动比率减少。第二种是资本节约型技术进步。与劳动节约型技术进步相反,这种技术进步会节约生产中的资本投入,因而会降低资本与劳动的比率。第三种是中性技术进步。这种技术进步要么同时节约资本和劳动的投入,要么不改变资本与劳动投入量,技术进步前后资本与劳动比率不变。后来的经济学家换了一个角度,把技术进步视为生产要素的扩大,或者生产要素边际产出的增加。把那种同时增加资本与劳动边际产出的技术进步称作“希克斯中性技术进步”,把那种只增加劳动边际产出而不会增加资本边际产出的技术进步称作“哈罗德中性技术进步”。把那种主要增加资本边际产出的技术进步称作“索罗技术进步”。同样顾名思义,这三种不同类型的技术进步,分别与这三位经济学大家的研究联系在一起。这种分类的意义,不仅在于可据以判断技术进步对于两种要素需求的相对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可据以判断一种技术进步对于收入分配的寓意。不难推断,如果技术进步是哈罗德中性的,就意味着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一般情形下意味着劳动报酬的上升。引申的含义是,在行业国民财富分配中,劳动所占份额可能会上升。如果技术进步是索罗中性的,就意味着资本产出率的提升,一般情况下是资本收益的增加,这也意味着在国民收入分配中资本份额有可能上升。

互联网的发明及其引发的一系列技术进步,究竟属于劳动节约型抑或资本节约型的尚有待实证研究予以揭示。这里我更感兴趣的是这种技术进步的另一重效应,这便是对于创业门槛的影响。实际上在我看来,要对技术进步进行分类,除了考虑技术进步对劳动与资本比率影响而外,还应考虑另一重标准,这便是一种技术进步对于创业门槛的影响。历史地来看,这个视野有两种类型的技术进步,一种是那种能够抬高创业门槛,加深老板与劳动者之间鸿沟的技术进步。另一种是那种降低创业门槛,缩小老板与一般民众之间鸿沟的技术进步。资本主义历史上机器的发明及其大规模使用引出的技术进步,明显属于第一种类型。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工业从手工工场到机器大工业的演化过程时认为,机器的使用和工厂制度的建立,骤然拉大了资本家与技术工人之间的鸿沟。在手工工场尤其是家庭手工业阶段,技术精良的工匠可能会凭借自己的技术,建立自己的手工作坊甚至工场,上升为资本家。但到了机器大工业阶段,由于机器和安装专门机器的厂房都很昂贵,一般工匠要成为资本家近乎不可能。实际上这意味着创业门槛的上升。历史地来看,绝大部分技术进步都会提升创业门槛,只有很小一部分技术进步会降低创业门槛。其中汽车可能是第一个著名的例子。美国可以找到许多此类案例。20世纪最初30年,由于汽车的大批量生产,价格迅速下降,略有些积蓄的人都能买得起,从事个体公路运输,做小老板成就了不少美国卡车司机的创业梦。但迄今为止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此类技术进步,要数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了。由于有了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全民创业成为可能。别的不看,单看看e-bay、亚马孙和淘宝网上数以千万计的网店业主的创业史,就可感悟到这一点。我们知道,此类网站上绝大多数店主都是从很小的投资起步的。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真正开启了一个大众创业的时代。有了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普通人从几乎一无所有到千万富翁,再也不是梦想!

接下去看,互联网与大众创业时代的降临,意味着财富分配有可能趋向公平。几乎所有有些想法同时敢于实践尤其是敢于冒险的人都可能去创业,挤进老板队伍。由此引出的结果,无疑是中产阶级人数的迅速增加。社会财富的分配要么说将更多地倾向中产阶级,要么说将使越来越多的低收入者通过创业挤进中产阶级行列。因为互联网在给低收入阶层提供日益增加的机会。如此一来,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揭示的财富分配倾向,有可能逆转。

我期待这样的技术进步,我看好互联网引领的技术进步对于国民财富分配的效应。

(2015-9-14晨写于杭州)

部分载《浙江经济》作者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358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