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体验“合同社会”  

2015-07-09 12:0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验“合同社会”

赵 伟

   “微信圈”看到一个视频:一位青年男士,持高铁二等厢的票坐在头等厢里玩电脑游戏,乘务员劝其离开就是不理。那位青年人看上去似乎有点文化,但做起事来显然不怎么讲理。乘务员怎么劝,就一句话,“等会儿!”乘务员不断地问,“等会儿是多会儿?”,回答还是“等会儿”!就这样,一个让其离开,一个赖着不走,视频足有五分钟,临了也没看到那位男士离开。看到的是那位男士把腿一横,摆出一副就是不动的样子。这事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不得而知。但我就纳闷,火车上难道没有别的招?比如处罚措施?

这事不由地让我想起在国外旅行的几个经历。八九年前第一次去日本京都讲学小住,有个周末携家人乘火车去温泉胜地鸟羽度假,买的火车二等箱"自由席"的票,也就是不对号随便坐的那种。回程上错了车厢,发现那节车厢很空,一个乘客也没有,我们便坐下,想着等乘务员来了再问我们该去的车厢。车开动后不久来了位乘务员,——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检票员。看了我们的车票,不容分说就让我们补票。说我们持二等车厢的票坐了一等车箱的位子。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们的车票插进手持“补票机”里,嗒嗒滴打出一张票,让我们交钱。一看,补差价几乎是原票价格的一倍。看来也没解释的余地,只好认了。后来仔细看车票,发现背面就有详细的乘车要求,里面就有如下条款:持本票乘坐高一个等级的车厢座位,得补差价!还有检票即乘客同意乘坐约定字样。俨然一份合同!

细想起来,日本所学的西方社会是基于普遍的合同之上的。车票即合同,坐错车厢补票虽然感到有些冤枉,但人家是依合约行事,没得地方去论理,只好自己认了。不过转念一想,坐头等车厢感觉要比二等车箱好些。也不失为一种体验,物有所值嘛!这样一想也就想通了。事后我把这叫做"体验合同社会"。

这种合同的厉害,在欧洲也领教过。去年夏天在英国诺丁汉访学小住租了辆车自驾,第一个周末进城停车便中了一招。城里有种很便宜的停车场,付四镑可停一天。想着反正都是四镑,先给机器塞了一镑,想着回来提车时再付余下的三镑。不曾想两个多小时后回去,发现车玻璃上贴了只小信封。外面是张罚单,里面装了一份处罚所据的法规依据的详细说明。说是没按约定付费,罚款70英镑!感到有些冤枉。再仔细看停车场付费机下的告示,也俨然一份合同。写的清清楚楚:每小时一镑,全天四镑;得一次性把费付清,停车超过付费所订时间,就按有关法规处罚。在那儿停车,就意味着接受了该合约!虽然贵了些,但也只好认罚。谁叫咱不认真看车场的停车规则?这也叫花钱买教训!

当然,在欧洲尚未有持低等级的车票坐错高等级车厢的经历,但以我观察,一般情况下讲清原因并立马离开,去自己应该去的车厢,当不会强行要你补票的。在瑞士旅行就曾看见,有中国留学生拿着已剪过的去程票坐回程车,给列车员查了出来,自称坐错了车要赶回去,列车员摇摇头走了,也没处罚!当然在一个普遍基于合同的社会,与机构打交道尤其是买服务得仔细阅读合约,搞懂了再行为。这是我的一个认识。

当然在中国,合同意识原本就很差。谁也不会把一张小小的车票视为合同。列车员也不过视为履行职责,而非在监督合约的实施。但在另一些领域,合同则给用歪了。有些行业的合同暗藏欺诈,犹如陷阱,一不小心就给套住。媒体报道。有人去银行买理财产品,不幸中了不保本的保险产品的招。原因是没仔细看印刷的那一大段条款,尤其是印的很小的那几行字。自己以为在和银行打交道,不料是银行“内鬼”在替保险公司做事!当然坏事里面也有好的一面,这也刺激着人们的合同意识。

话又说回来,而今坐高铁的服务,颇有些“现代文明”的气息。除了车站上乱哄哄而外,上车后秩序井然,乘务员文明礼貌,和早些年“绿皮车”的那种“服务”简直是两个世界。早些年坐“绿皮车”,列车员俨然车厢的头儿。车站买的卧铺号,上车换票列车员随意调整。有时把你从一个车厢倒腾到另一个车厢,容不得你去分辨。那个时代铁路列车员很强势,上车就得听他的,否则叫来“铁警”整治。有位美籍华人写了本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旅行的游记,有篇写道,乘火车旅行,一上车,发现列车员俨然指挥长,乘客像他的下属!大声吆喝乘客让位。这仅仅是昨天,而今我们毕竟发达了!

(2015-3-24写于杭州)

     原载《浙江经济》作者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43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