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当务之急是抑制利率——支招金改(之一)  

2014-07-03 17:1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务之急是抑制利率

——支招“金改”之一

赵 伟

(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

-- 高利率正在伤害中国经济,与发达经济体超低利率的巨大反差预埋了外部风险。

-- 维持低利率,把有钱人的钱导入实业投资,借以富民强国,是中世纪欧洲封建君主早就悟出的道理,近现代市场经济工业化国家央行的一大职责就是维持低利率。

 --吾国高利率“钱追钱”之风源自计划体制改革不到位遗患,属于“计划病”。市场化金改战略没错,但需要战术跟进。在推出金改系列组合拳之际,先得管住利率。这方面政府得出重拳!计划病还得用计划药。

&&&   &&&   &&&

高利率正在伤害中国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发展的环境,企业融资成本过高,这当是个不争的事实。同样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高利率刺激了各种“影子银行”和央行界定的“非法揽储”的疯长及屡禁不止,助长了金融系统“钱追钱”的链条,致央行货币政策近乎失灵。人行发行再多的货币也难以解决实体产业融资难,尤其是难以让实体产业获得“平价利率”的贷款,就是明证。进一步看下去,高利率还刺激了投资者的贪欲,伤害着诚实劳动者和失业投资者的信心,有钱人正在对投资实体产业失去兴趣,要么转向虚拟行业,要么干脆歇业观望。

战略上看,高利率威胁着我国正在追求的一种“双兼顾”战略的持续,即兼顾经济增长和转型升级两个目标的战略。通俗的说法是,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经济学专业的术语,就是无衰退的产业转型升级。这在先行工业化市场经济国家未有先例,但在中国势在必行。为此才兼顾社会稳定和经济转型。

抑制高利率,把有钱人的钱导入实业,借以富民强国,这是欧洲中世纪封建君主早就悟出的道理,也是几乎所有工业化国家自前工业社会到目前一直在身体力行的事情。英国从亨利八世到伊丽莎白一世统治的近一个世纪(1509-1603年)期间,就曾多次颁布法令强制降低民间借贷利率,把民间“高利贷”利率先后降到6%和4%以下(这也是高利贷!)。所持理由明确定位于发展实业。“低利率有利于实业投资”,这是当时的理由。最近的例子是,面对险恶的后金融危机经济形势,美国愣是靠了超宽松货币政策与超紧缩财政政策的巧妙搭配,把经济拉出了困境。紧跟其后,欧盟也靠了“超松”与“超紧”(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超紧缩的财政政策)搭配的宏观政策,把经济拉出了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淖,把一场预料之中的严重经济衰退化解为短促微弱型。

时下美、欧、日基础利率依然接近零,欧洲央行甚至把存款利率降为负。反观吾国,“官定”利率原本就是美欧国家数十倍,经过各种影子银行的转手“过水面”式的操作,做实业的融资成本,多数在两位数以上。

面对高利率,财经专家们献出的招数不少,最多的当是利率市场化,期望借助民营银行和放松民间金融管制,形成市场化决定利率的制度框架,靠市场抑制利率。然而现实的回应颇有些南轅北辙的意境:“破冰金改”的民营金融机构刚一露头,就搅起了业界的利息狼烟,逼迫国有银行加息、揽储。个中的原因有浅层的更有深层的。浅层的是影子银行搅局,深层的则是计划体制沉疴作祟。

客观地说,民营银行也好,利率市场化也好,大方向都没错,也是战略上势在必行的改革。然而单是此类战略措施还嫌不够,还得有战术策略的跟进。我以为,就出于抑制利率、降低实业投资成本,进而实现增长与转型升级兼顾的战略目标来看,还得有“战术性策略”跟进。

客观地看,面对“钱追钱”怪圈,央行用的是比较差的市场药,但中国式影子银行属于“计划病”,结果适得其反。各方似乎都清楚,“影子银行”根子在于计划体制改革不彻底。“体制内”金融与“体制外”“影子”形成事实上的金融“双轨制”,“双轨制”引出巨大的利差。外加同样巨大的美元/人民币利差,造就了影子银行和钱追钱的肥沃土壤。面对此情,若简单模仿一般市场经济体央行的做法,借公开市场活动将准等手段,简单地增加流动性,将适得其反。恰当的做法是,在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战略实施的同时,必须出台相应的战术策略,用政府规制治理“计划病”。

 (2014-6-11日草于英国诺丁汉访学中,23日修改)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3-7-1

http://zjrb.zjol.com.cn/html/2014-07/01/content_2723722.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662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