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俄乌争端定型世界经济3G分层格局  

2014-05-12 09: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乌争端定型世界经济3G分层治理架构

赵 伟

(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 

摘要:“后危机”世界经济原本有个“3G分层”的治理雏形。“G”即集团,“3G分层”即分三个层次的集团化:分别为G20、G7-BIRCS对垒,以及是G2。俄罗斯原在G7和“金砖”之间游移不定,随着乌克兰危机引发的俄罗斯-西方对抗,3G分层终于成型。

$$$  $$$   $$$

上一次俄罗斯总统选举期间,西方媒体有个流行语,“没走的那人又回来了!” 不用我多说,谁都会猜到这是在说弗拉基米尔·普京。此公先是当了一轮两届总统,一届总理,又杀回来参选总统。拿这个话的意境形容俄罗斯和西方七国集团的关系,可以这样顺下去:“没进去的那个国家可能又要走了”!什么含有?涵义有两层:一层是说,俄罗斯在8国集团至多是做了回“客串”,原本就没给人家接纳进去。那个集团的班底是G7(西方7国集团),台柱子是美国。每次G8会谈的前奏是G7正式会议或非正式磋商,议好了再喊俄罗斯进来,表面上是G8会谈,实际上是7对1的摊牌。另一层是说,俄罗斯的被驱逐抑或是暂停成员资格也好,都没多少实质意义。老实说,俄罗斯是想进去的,但人家有戒心,一直拿其当外人。这次因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终于撕破了脸皮,脱离G8。这对俄罗斯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损害。具有实质性影响的,则是挑明了俄罗斯在世界几大经济体组团中的真正归属。

俄罗斯的真正归属在“金砖"组团。论经济发展层次和社会结构与市场化初始的制度背景,俄罗斯都可谓名副其实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和中国“出身”相近,差别只是其现代化层次比中国高出一筹。“入伙”“金砖”团组一点不亏。实际上在金砖国家圈内,俄罗斯影响并不在中国之下。目前金砖5个成员中,论经济规模,中国最大,2013年名义GDP约9.2万亿美元,比别的四个加总(大约6.8万亿美元)还要多出35.3%!但俄罗斯经济发展水平最高,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以上,是中国的3倍左右。加之地域辽阔、资源丰裕、军力强盛,以及有“独联体”几位铁杆盟友的协力,在有些国际事务方面的影响力比中国还大。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俄罗斯在金砖组团不仅能找到“自信”,而且有比较现实的“比较优势”。

这里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弃G7而回归金砖对于世界经济治理格局的影响。可以这样去看:俄罗斯在这两大国际集团中身份的这种转换,使“后危机”分层的集团化”大国对垒格局最终成型。早先我曾说过,后金融危机以降的世界经济政治治理格局可称作“分层的3G架构”。G即集团(Group),即三个层次的集团化大国博弈的架构:第一个层次是“G20”。由19个经济总量超过万亿美元的大经济体外加欧盟一个“壳”组成。这是金融危机直接催生的一个全球性经济协调组织,系目前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经济治理机制。其影响力与权威性源自两个背景:一个是国家与区域领导人峰会机制。二是其成员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据的主宰地位。这个集团的协调一致,就代表了全球经济政策的协调一致。

第二个层次的“G”由两个“对垒”的集团组成。分别为G7和“金砖”。在“后危机”以来多次G20峰会前夕,都会召开两个预备式“分会”,分别为即G7(+1)领导人峰会与“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谈。其中G7(或G8)会谈机制常规化在先,“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谈机制的常规化在后,但近年日益常规化与正式化。迄今举办的6次峰会,一次比一次正规。不仅如此,随着南非的加入,意味着这个“组团”对于新兴工业化大国也是开放的。而随着俄罗斯与G7交恶因而G8的“空壳化”,G7和金砖两个分立集团的互动,在世界经济治理中的地位终于明朗化。

第三个层次的G即“G2”,由中国和美国构成。这个层次的“G”动议最初仅是一种建议,由美国经济学家伯格斯腾(Bergsten,2009)提出。其根据是,“美、中两国是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经济实体:美国领导高收入经济体,中国领导新兴市场经济,这两大集团产出占了全球的一半以上;美国和中国既是两个最大的贸易国,也是最大的污染者”, 因此有理由建立一种互动机制。建议一经提出便得到巨大反响。就俄乌争端引发的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长期化态势来判断,接下去两个对垒集团的各自“带头羊”,非美国和中国莫属。这里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以前同时游移于G8和金砖两个集团的俄罗斯,接下去很难和西方直接对话。中美两个大国的战略对话机制在世界经济治理格局中作用将提升。

这样,就接下去的世界经济治架构演化趋向,不难做出这样的判断:俄乌争端引发的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对抗的升级,正在促使早先露头的世界经济“分层集团化”成型。这个架构中中国的地位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2014-3-25草于上海,4月9日修改)

部分载《浙江经济》赵伟专栏

【版权声明:文章受著作权法保护,任何转载或引用都须标明作者及来源,杂志采用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支付稿酬,否则视为偷窃行为,作者保留法律追诉权】  

 

  评论这张
 
阅读(387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