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走马观花看朝鲜(之二)  

2014-11-20 20:1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马观花看朝鲜(之二)

赵 伟(浙江大学)

      -罗先的城区面貌和中国70年代末期的一些县城不相上下,肉食匮乏,饮食基本吃素;

      -人们的衣着得体整洁,但多数人面无表情。年轻女子穿高跟鞋拎时髦包者不少。

      -手机很普及,但不允许外国游客带手机及电脑入境。

      -有自由市场,但限于海鲜蔬菜等农副产品。入夜有小贩自发形成的街边市场。据说亦有外汇黑市,但未得验证。

     -当局对外国游客全程监控,拍照严格限制,当地居民刻意回避外国游客。

     -到处充斥着对金氏几代领导人的个人崇拜气氛。每个居民都配有一枚纪念章,须终生佩戴。每座城市都在醒目山坡竖有"二金"画像,居民须定期前往膜拜。

(三)   

汽车沿沙土路上山,到山脊驶入一条水泥马路。过境前中方导游已给我们介绍过,这条马路是中国一家公司免费给朝鲜修建的,从口岸直通朝鲜罗先港。公路和中国的国道一样平整,只是略窄些。路面为混凝土筑就,不如国内国道和高速那样的沥青路面平整。即便如此,也是我们在朝走过的最好的马路。

自朝方口岸翻山越岭大约一小时,抵达罗先。罗先是两个城市的合称,一个是罗津,一个是先锋。合起来组成罗先特别市。路上车辆不多,一大半汽车挂"吉"字牌照,显系跨境入朝的吉林车。

罗先虽号称特别市,由中央政府直辖,类似中国的直辖市,行政级别仅次于平壤,但面貌和中国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些沿海乡镇不相上下。马路破旧,建筑物以两三层楼房居多。新建和在建的几座略高些的建筑,据说都属中国公司投资。街上行人不多,多数步行,少数骑自行车。汽车稀少,公共车难得看到。交叉路口未见红绿灯,有穿海蓝色制服的交警在走动执勤。

抵达旅行社接待站,已到午餐时间。导游将我们让进餐厅,菜已上桌。五菜一汤:一盘粗土豆丝、一盘鲜蔬拼盘、一盘素炒茄子,一盘“原味豆腐”。基本全是素食。唯一的荤菜是一盘八爪鱼炒洋葱。主食为大米小米掺和一起的“金银饭”。对我们这些刚在延边和朋友聚餐山吃海喝了几日者而言,这样的素餐正合胃口,纷纷称道。然而接下去几餐,顿顿基本如此。感受就不怎么好了。

接下去观光也没多少情趣。两天一夜去的地方倒不少,但其中大部分景点谈不上什么景,只能说是个宣传站而已。

第一天下午两点自宾馆出发,先给带去的是一个海滨村子,据介绍是金日成五十年代到访过的几户人家。发现渔民和农民生活水平差距很大,让成立"鱼农合作社",借以拉平差距。所谓村子,目及所至仅有四、五座房子,只有一户供参观。一对五十岁出头的夫妇。老头在室外装模作样地弄劈柴,老太婆在屋内站着摆样子。屋子分里外两间,外间厨房兼客厅,内间"席地卧室"。家具很少,内屋靠墙几只矮小箱子算是家具了。外屋实则为半地下式锅灶连地炕。烧火做饭时地炕也就连着热起来。进门就得脱鞋,地板即地炕。一面墙上挂着个镜框,里面贴满旧照片。导游介绍说,老夫妇有两儿一女。老头旧照片胸前挂满奖牌。唯一有点"现代"气息的,是临门墙上挂的一只排气扇样的喇叭,想必是为了接收官方广播。细看两人表情动作,显得很拘束,面无表情,想打招呼聊聊,导游不配合。两人似乎在有意回避和我们讲话。村里另一座房子房门紧闭,看不到村民踪迹。事后回忆当时场景,怀疑是政府专搞的参观点而非真正的民居,就连那对老夫妇也可能是专门安排来表演的!

第二站是一座室内花圃。里面养了两种花,分称"金日成花"和"金正日花"。前者实际上就是中国叫的蝴蝶兰,后者像杜鹃,据说是位日本人培育的,命名“金正日花”献给朝鲜。日本人也真会拍马屁!当然不止日本人,展览厅介绍称,两种花在中国一些城市花展上屡获金奖!

第三站是“二金”画像,竖立在一座山坡上,老远就能看到。导游说在朝鲜,金日成是“永远”的领袖,金正日是“永远”的元帅。朝鲜人每天都得给这二位画像鞠躬。延边大学的朋友提醒我们,在朝鲜人面前不能说二金已去世之类的话,因为政府教给他们的意识是二金永在!车子拉我们去那儿,先到一所小平房前,导游说那里面有花卖,可以买束花献给他们的伟大领袖。我们婉拒。又拉我们去画像前,要我们下车。我们以为看看就可以了,不料导游示意我们站成一排,给二金鞠躬!拍录像的那位也拉开架势,等着我们鞠躬。不由地令人反感。我们三位中有人说了一句,"他们领导人让我们鞠什么躬?"是啊,大家不约而同地拒绝鞠躬。导游和两位"监督"大惊失色。上车后一脸不高兴。下一站一到,两位监督抢先下车,拿出手机打了好一通。显然是在汇报。我们预感事情不妙,可能招致麻烦。

第四站是个老旧的货运码头。入口处有女兵背着冲锋枪把手守。岸边停着几艘船,不是很大。岸边观海,隐约看到海湾对面山坡上我们下榻的那座临海宾馆。由于未给"二金"像鞠躬,导游解说失去了此前的热情与幽默。

第五站是个幼儿园。在那儿看儿童表演。入朝前中方导游就曾告知,在朝鲜要看幼儿园小朋友的表演,可以买点小礼品给表演的儿童。我们特意买了一大包小点心。幼儿园是一桩二层小楼。从门庭到楼梯再到设在二楼的小型演出厅,装饰简洁美观。儿童表演的节目很专业,有些节目难度很大,但小朋友配合默契,音乐,舞蹈,杂耍,个个精美绝伦,令人称奇。节目持续了40多分钟。结束后游客们纷纷上台与孩子们合影。我们也送上礼品。大半天就属这个项目值得一看。

第六站是个画廊。位于一座二层小楼内。陈列着朝鲜艺术家创作的绘画和工艺作品。绘画作品中以虎最多。入口楼梯上方的墙上挂满宣传画,有工农兵"三位一体"的,有炼钢工人与高炉,有体育健儿。和中国改革开放前的流行画如出一辙。不由地令人有些回到70年代的感觉。

自画廊出来,不忘带我们去旅游纪念品商店。商店很小,样子和70年代末中国一些公社的供销社一样。里面所售货品,主要是朝鲜土特产。包括珍惜中药和野生海产干货,以及少量手工艺品等。其中珍惜药品有限量。据说中国游客购买最多的是安宫牛黄丸和海参。据说此类特产的价格要比中国便宜得很多。尤其是牛黄。在朝鲜,耕牛是不能随便屠宰的,直到病老死亡。据说这样的牛产生牛黄的概率很高。病老死亡的牛要上缴国家,由政府专门机构负责解刨,牛黄自然也归了政府。

出了旅游纪念品店天已黑了。街上路灯昏暗。临近城中心的一处街边,聚了一堆人,车子开过细看,发现是个自由市场。隐约可见零散摊点,货品似乎装在篮子里,或拎在手里,或摆在地上。导游说是农贸市场。又走了会儿,看到一辆公共车,不大的车子,里面人已挤满,站上还站着好些人。后面并不见有别的公共车开来。看来公共车很少。

    (四)

下榻的宾馆位于城外一面海湾的山坡上,是一座三层楼。外表内饰都很时尚,硬件卫生能赶上国内三星级。标准客房,电视、冰箱应有尽有。后来发现还有室内游泳池。五条泳道,一池碧水,据说是海水。然而一住下就发现一个致命缺陷——缺电。卫生间的灯一会儿亮一会儿灭。卫生间有淋雨喷头,但没有浴巾,只有两条洗脸毛巾。

回宾馆吃饭,饭后发现没事干了。没电脑没手机,电视只有一个台,播报的是朝语。想出外散步,宾馆外通往城里的沙土路漆黑一片。城里似乎也没几盏灯。想游泳,通往游泳池的楼道也是漆黑一片。导游说宾馆打电话去就可申请来电,但一想人家如此缺电,诺大的一个室内游泳馆得耗多少电?只好作罢。最后,只好和同去的旅友在宾馆院子里散步聊天。我们注意到,导游小金和"督导"大金一直在宾馆大堂隔玻璃看着我们。我们散步聊天个巴小时,回到宾馆门庭的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那两人始终等在那里。直到我们上楼回房间。显然导游和别的监督人员也住在了宾馆。

至此我们才想到,导游一开始讲的话并非开玩笑:接下去两天我们几位将要和你们同吃同住同游!(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0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