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西北公路测速太滥不利区域发展  

2013-08-06 22:4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北公路测速太滥不利区域发展

赵 伟 (浙江大学)

      暑期赴西北讲学探亲访友兼避暑,在感受到浓浓的友情乡情,领略久违了的西部风情的同时,也感受到些许遗憾。两个遗憾最想说说,也最想借以给当地政府管理部门提个醒:

一个是挖山动土太多太滥,加之缺乏有效的管理,以致大小城市遭受尘土、泥巴围困。“晴天一城土,雨天一地泥”的现象,比我几年前去那儿看到的情形有所加重。外加中小城市及大城市背街小巷的两个“基本现象” ——"垃圾基本靠风刮,污水基本靠蒸发”,城市环境虽不能说其恶劣,但至少不能说其优良。和兰州的朋友聊起来,虽然对那儿的PM2.5和大气污染优于北京略感欣慰,但对泥巴、尘土交替“围城”现象,总感到有些不爽!

另一个是公路限速测速太多太滥。双向4~6车道的宽阔国道、省道、县道,大多限速40公里上下,好点的小车略一加油就会超速50%以上。按现行“交归法”至少得罚款千元,扣6分!而管理者对付超速的扣分罚款显然毫不含糊。高速公路也一样,西北多数高速路系近年新建的,路况大多优于沿海,上面跑的车子又少,不少路段个把小时见不到几辆车子,但限速比沿海还低,测速则比沿海要多。令人不解的是,作为欠发达地区,不知哪儿弄来那么多的闲钱,置办了那么多的测速设备,有些路段的安装密集度超过江浙一带!拉我的小车装了只“电子狗”,每每上路便响个不停,有些路段三`五公里就有测速的,平均算下来大约每隔十数公里就有固定或流动测速设备在运作。更有甚者,在有些高速路中间断开的普通公路上,限速只有30公里,也安了测速设备,下高速的司机一不留神就会超速,给测速设备逮着,朋友们说,即便安了“电子狗”,也时不时地会吃罚单,驾车的朋友叫苦不迭!

对于前一个现象我不想多讲。原因显系吾国“特色”所迫。区域间GDP竞赛引出无节制的粗放,房价飙升诱致城市无节制地扩张,外加对于农村小产权的歧视性制度安排,导致几乎所有城市的土地供求失衡,不挖山何以平衡?这是地方上的苦衷!实际上沿海也一样,不过这面多数城市偏好另一个“动作”,这便是“填”。填什么?填海啊。这方面早先我曾写过篇文章,题目就叫“新一轮开发,沿海一个填,内地一个挖”。这里我只想提个问题供决策者去思考,世界上有哪个工业化国家,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如此大规模地挖过山填过海?这样无休止地挖山填海,难道就不怕大自然报复吗?

对于后一个现象,这里想多讲几句。总体感觉,最近十年的西北公路修建可谓突飞猛进,高速路的等级也很有档次,但限速太低,测速太滥,这无形中降低了汽车出行的速度和效率。突出感觉是,修了不少高等级的公路,走起来费时反而多了。记得十多年前从西安咸阳机场去甘肃平凉,接我的车子走国道西兰公路,虽系一条“二级偏下”的公路,但司机视路况随意加速减速,三个小时走完全程。此次从平凉到咸阳机场,走的是新建的高速路,汽车和路况皆大大优于前次,但差不多走了三个半小时,比上次走“二级偏下”的国道耗时还要多!原因盖在一个测速上。十多年前国道也有限速,但测速设备极少,驾驶员可视路况随意调整速度,能快则快,行车效率反而高。而今公路级别提升了,速度与效率反而降低了,高速路的经济效益与出行效率难以体现!不仅效率提不上去,而且驾车成了件苦差事,乐趣荡然无存。实际上,出其不意的测速,弄得驾车者提心吊胆地,哪里还有驾车的乐趣?

这样写或许有人要发问,那你反对公路限速了?不限速交通安全何以保障?这不是我的本意,实际上我并不反对限速,我想要说的是,凡事都有个度,若限速太低,测速太滥,不一定能增加安全系数,但确会降低运输及公路利用效率。

我以为,限速应考虑地区特点和公路状况。在大西北和内蒙等地广人稀的区域,城市之间的距离很远,车辆、行人稀少,“新交规法”不要搞一刀切,其“地方版”应该适当放宽些。至少不要搞那么多测速,弄那么多罚款。只要路况好,能快则尽量快些。而在高速路管理方面可否借鉴“德国模式”?不要刻意去限速,要限就限在高速路上开慢车的行为,要处罚就处罚那些超载、随意变道的行为。因为此类行为导致的交通事故更多。至少在管理上应该灵活些。

这样说实际是已经扯出一个经济学分支命题,即法经济学命题,这便是一国同一法律实施的区域灵活性与产业集聚及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我的最新研究发现,某些法规在地区层面的灵活把握,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有利于地区特色产业的形成。具体而言,在距离一国政治经济“心脏地域”较偏的区域,某些法律规则的缓行或实施的灵活性,能营造一种区域小环境,促成某些新兴产业的形成与集聚。美国此类案例颇多,这里暂且不表。

回到我们前面讨论的话题,即交通法规的区域灵活性。可否这样设想:在大西北和内蒙那些地广人稀的地区,如若在实施“新交规法”方面考虑地方现实而灵活些,不要搞那么多的测速与罚款,更不要因超速而随意扣分吊销执照,把那里营造成“自驾者的乐土”,势必会吸引东部许多自驾者去那里体验,其中首当其冲的当是那些拥有豪车的“先富”者和“富二代”们。如若这帮人乐意去西部看看,乐意去那里“飙车”、休闲和消费,不仅可望为西部招商引资做出点贡献,而且有利于防止资本外逃。我们的这个时代,既有钱又有经营理念和眼光的老板一族青睐那座城市,那座城市的投资与发展就“不缺钱”。

实际上管理灵活的“地方版”在国内并非没有先例,浙江就有现成的例子。前不久驾车自杭州而绍兴往返,走国道312,那条路的状况和西北许多公路差不了多少,但车辆行人要多多了,然而多数路段限速高达90km,几乎赶上西北高速路的限速了。只是在不设红绿灯的交叉路口才降低限速,开起来那个爽!实际上杭州也不错,我自驾车多年,且喜欢在车少的路段开快些,超速是常有的事儿,但迄今未曾收到一张超速罚单,甚至未曾见过“移动测速”。而一位西北司机朋友告我,他曾驾车随一位在兰州发展的“浙商”来过浙江,在那位“浙商”家乡,交管部门有个默契,凡是挂外地牌照的小轿车,超速尽量不要开罚单,因为那里在外发展的浙商较多,为的给那些回家乡看看的浙商一个温馨的印象,为的是吸引在外浙商回家乡发展。当然这只是听说,说不准是真是假。但在我看来,区域体制与政策法规实施的灵活性,显系浙江经济发展较快的一大原因。没有这种灵活性就没有“温州模式”和“义乌模式”,也就无所谓浙江“经济奇迹”。因为僵化的管理体制会扼杀创新。

  再说一遍,在地域广袤且财力有限的西北,修路不易,提高现有公路利用效率,降低出行及运输成本,当有利于产业集聚和区域经济发展。而提高公路利用效率的一个重要途径当是提速,与其花那么多钱置办那么多昂贵的测速设备,还不如把这些钱用于维护公路上。

(2013年7月23日写于杭州,8月3日晨改于青岛弄海园)

【文章受著作权法保护,转载时须注明作者及来源;纸媒须支付稿酬;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作者保留法律追责权!】  

 

  评论这张
 
阅读(18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