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经济四个不确定因素   

2013-12-30 20:1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经济:四个不确定因素

赵 伟

(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

早先说过,若只考虑目前已经露头的确定因素去判断,则2014年世界经济增速或将略高于今年。然而若考虑到不确定因素,这种判断只能作为一种参考。必须看到,未来半年到一年世界经济运行路上有诸多不确定因素。所有不确定因素中,对于全球经济增长与稳定威胁最大的,主要有四个:

第一个是美国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时机及其全球政策效应。金融危机以降,美联储推出了持续的超宽松货币政策。这种政策基于两个支柱性手段,分别为接近零的超低利率和断续的QE(量化宽松)。美联储早先设定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条件有二:一个是失业率降到6.5%以下将结束QE。另一个是通货膨胀攀升到2.5%以上将提升利率。近期美联储发出的信号是,在前述两个条件都未具备的情形下,有可能缩小QE投放量。由此对于美联储是否会舍弃先前承诺而提前撤出超宽松政策的预期骤然增加。不仅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美联储结束宽松货币政策的任何预期,立马会传递到对别的几个大经济体同样的超宽松政策前景的猜想。略微翻翻金融危机以降工业化大国的宏观货币政策“近史”便不难发现,不仅美联储,而且几乎所有的西方工业化大国的中央银行都实施了超宽松政策。粗略地计算,从2007年美国“次贷”发酵到2013年第三季度,全球四个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发行者,亦即四大工业化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借助公开市场活动一共释放了大约4.7万亿美元的钞票,年平均增速高达16.2%。其中美联储增发了2.4万亿美元,欧洲央行增发了9千亿美元,日本央行增发了8千亿美元,英格兰银行增发了5千亿美元。

自前金融危机起,全球货币政策的领导者一向是美联储。金融危机以来这种格局明显地在强化。时下可以这样看:美联储任何终止量化宽松政策尤其是结束超低利率的举措,都可能产生强烈的示范效应,引发全球主要经济体竞相终止超宽松政策。而政策的抽紧,尤其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先后出手,势必会产生某种联动效应。这种效应的扩散,则可能会威胁到全球经济复苏。

第二个是美国财政赤字周期性“发酵”的效应。2014年开年即将发酵。上一次发酵发生于2013年10月中旬,由于两党在医疗保险等问题上的扯皮而延宕了新财年预算的批准,迫使政府关门。2013年10月16日达成的协议,虽然暂时化解了危机,但把问题留给了下年。按照约定,2014年1月15日与2月7日将是两个“大限”。届时如若美国国会依然未能达成一致,将可能再次导致政府半“停摆”。由此不仅将会给美国经济造成新的负面影响,而且可能降低全球经济增速。经济界推算,2013年10月份那次美债上限扯皮与政府关门,导致的GDP损失高达240亿美元,4季度经济增速降低0.6个百分点。下一次债务上限危机一旦爆发,损害将会只增不减。

第三个是欧元区债务危机变种。那块的危机虽然暂时获得某种解脱,但尚未找到根除的良方。后者近乎不可能,原因在于欧元区设计上本身就先天不足,制度上存在先天缺陷。导致边缘成员与核心成员分化:一方面,希腊、葡萄牙甚至西班牙等边缘成员的主权债务占GDP比重不仅依然很高,而且还在增长。另一方面是,欧元区经济复苏仅发生在核心国家,大多数边缘成员经济依然很糟。由此在加剧者核心与外围的分化。这极大地威胁着欧盟经济的复苏。

第四个不确定性源自东亚日本。两个问题最难逆料:一个是“安倍经济学”冒险实践的前景。安倍政府上台以来,实施了日元贬值、人为制造通货膨胀等一揽子刺激经济政策。2013年头三个季度虽然实现较为强劲的增长,但同时却埋下了不稳定隐患。最大的隐患是巨额的贸易赤字,将日本经济由单赤字(财政赤字)时代推入双赤字(财政+贸易)时代。2014年“安倍经济学”实验何去何从很难预料。虽然日本经济增长乃至衰退的“外溢”效应比欧美中三大要小得多,但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和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其经济的增长抑或再次跌入衰退,对于全球经济尤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经济的影响,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另一个是日本挑起的“岛争”。主要是与中国围绕钓鱼岛主权的争端,目前还看不到缓和的迹象。如若“岛争”继续发酵,在两国已经恶化了的关系加料,不仅将会给两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而且将直接影响全球经济中第三大核心——东亚核心的稳定,由此打击复苏中的世界经济。

可以这样去看,如若上述不确定因素向坏的一边发展,则世界经济可将继续徘徊。面对诸如此类的不确定条件,决策者必须时刻警惕,关注美国和欧洲潜在的问题,同时关注东亚地缘政治摩擦动向。

(2013年12月4日写于昆明访学中)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3-12-18(09版)

http://zjrb.zjol.com.cn/html/2013-12/18/content_2462951.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62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