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三大经济体,中国政策环境最复杂  

2013-11-28 22:0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三大经济体,中国政策环境最复杂

赵 伟(浙江大学)

早先我曾说过,看“后危机”以降世界经济走势,盯住三个核心地域即可,其余地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三个核心地域分别为北美、西欧和东亚。进一步地看,若要判断全球经济政策动向,只须盯住这三个核心地域的三大经济体即可,即美国、欧盟和中国。其中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个经济实体,欧盟是多国合成的一个经济体,中国经济规模居东亚之首,增长的全球外溢效应最大。近期若细看这三大经济体经济政策动向,便不难悟到,美国和欧盟的政策环境在转好,政策目标单一化,而中国面临的宏观经济政策环境多半在恶化,政策目标趋于多重化。

美国经济如果不是完成了一次结构性调整,至少应该认为其结构调整已经上路,前景较为明朗。产业层面看,借助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主要产业的市场竞争与优胜劣汰机制得以强化,大批低效率企业顺势淘汰出局。在这同时,次级抵押贷款引发的金融危机给美国普通家庭和私营企业一个深刻的教训,这便是借贷风险。大众防范金融风险的意识空前地高,即便再宽松的货币政策都难以鼓起泡沫,因而短期内还看不到通胀威胁。而联储持续的量化宽松,抑制了美元升值预期。由此,美国宏观经济政策面对的问题趋于简单化。经济学上看,一国两大宏观政策所须面对的目标有四个,分别为增长、通胀、汇率和国际收支。其中增长等同于就业。目前美国的情形是,宏观政策的后三个目标均无大的隐忧,决策层面对的最大难题,是持续增长的财政赤字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解决这两个难题的唯一希望,在于提高经济增长率。据测算,只要把增长率由目前的平均2%左右提升到2.5%以上且持续一年时间,失业率就能降到6.5%以下。而随着失业率的下降也就是就业增加,大众收入随之增加,政府税收也会增加,而失业救济等社保支出则会减少。财政“内在稳定器”将发挥正效应,总的财政赤字将趋于减少。这就是说,美国经济所有希望都寄于一个动作,这便是刺激增长。而时下的政策环境也有利于这个目标的实现,紧财政松货币也是唯一的选择,紧盯增长和就业目标的联储货币政策效应在释放。宏观政策目标明确而单一。

欧盟经济刚刚经历了一次“温和的衰退”。说其温和涵义有两层:一层是衰退比经济界原先预期的时间要短促。2012/13岁末年初当欧盟边缘成员国推出空前的紧缩政策之际,经济界占优的预期是,欧元区经济将经历两年以上时间的严重衰退。现在来看,这块经济在2013年2季度既已触底回升,若三季度继续回升,则只经历了6个季度的负增长,仅比“标准衰退”——连续四个季度负增长——略长些。另一层是说经济收缩比预期的要小得多。就整个欧盟范围看,包括英国在内的核心成员的经济反弹强劲,英国经济的反弹式增长尤其超预期。接下去看,欧盟最紧迫的目标也是提升经济增速。实际上对于欧盟而言,财政紧缩导致的经济触底后的自然回升,初步奠定了下一轮增长的基础。后面要做的事,无疑是防止主权债务危机的返潮。而防止主权债危机返潮并摆脱的唯一出路,也在于增长。这样看,欧盟和欧元区的经济政策脉络也很清楚,增长就能增加政府收入,弥补财政赤字,走出主权债务阴影。这和美国的情形相像。

和美国及欧盟两大经济体相比,时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环境最复杂,也最不易把握。一方面看,增长并非中国经济时下最紧迫的问题,最紧迫的问题是产业转型升级以及更宽泛的转变增长方式。环境灾难频发、劳动力等要素供给抽紧、出口市场扩张乏力,以及收入分配不公等等问题的凸显,再再都发出警示:转型升级刻不容缓!要推动转型升级就得放慢增速,在增速和制造转型升级约束条件之间寻找平衡。事情越来越清楚,如果一味强调增速,企业和产业面对的约束条件就小,就会沿着粗放老路继续下去。另一方面,就宏观政策四个目标来看,每一个都不可掉以轻心,都须盯牢。其中增长目标不可过低,过低了会导致失业增加,加剧收入不公;通胀随时都有反弹的可能,因为发了全世界最多的货币;人民币升值压力亦步亦趋,因为积攒了太多的外汇储备。在这同时,庞大且还在增加的外汇储备,也增加了国际收支再平衡的拿督。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时下中国经济问题最多,政策环境最为复杂。更要命的是,这些问题还不能仅凭简单的市场经济方式解决。作为制度转型尚未完成的经济体,中国时下的许多问题都有制度环境在作祟,最大公约数是体制,改革体制是解决此类难题的最主要乃至唯一的出路。

(2013-11-6草于杭州,7日改于宁波索菲特大酒店)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3-11-15第9版

标题“转变,紧盯宏观政策目标”

http://zjrb.zjol.com.cn/html/2013-11/15/content_2413911.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