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预期世界经济的经验  

2013-01-07 08:56:20|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预期世界经济的经验

赵 伟(浙江大学)

    又到了岁末年初,有必要对逝去的2012年世界经济做个简要回顾。作为学人,回顾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检验以往预期的准确性,以修正预期“参数”;另一个是判断大势,以便对现状有个准确把握。回顾的这两个目的显系都从属于一个大目标,这便是更好地预期未来。从以往经验中学习与反思,相信这是理智的人变得更加理智与聪明的最佳方式,也是人可达到料事如神境地之最佳“后天路径”,做经济分析亦不例外。

   回首即将逝去的2012年世界经济,本年发生的事儿太多。经济界预期也颇多。就具有影响全球经济能量的热点问题来看,三个最值得回首。分别为美联储续推QE、欧盟主权国债务危机和中国经济减速。经济界围绕这三大热点问题的预期颇多亦颇为不同。这里暂且搁下第三个热点即中国经济减速论题,而集中谈谈前两个热点。

    2012年美联储续推QE(量化宽松)加码。9月份推出QE3,宣布每月通过公开市场活动回购400亿美金债券,12月初加码,宣布回购额增加到450亿美金。这意味着目前联储每月须向经济系统注入450亿美金货币。从美联储2011年推出QE2以来,经济界尤其是中国财经界便有了一个流行的预期,说QE将引发全球性通货膨胀,进而会引发美元贬值。到了2012年QE3加码(有称QE4),这个预期亦步亦趋地也给加了码。给人的印象是,全球通胀立马要来,美元立马要大幅度贬值!然而若睁大眼睛看看,什么事儿似乎也没发生。美国的物价还是那样低,全世界富人还是那样偏好美元,唯有人民币对美元略有升值,富人乘机货币大兑换。何以如此?原因就在于这个预期是错的,错的原因在于基于对QE的误解!早先我曾说过,说QE将引发全球通胀是个误解与误导。略做点分析便不难看到,QE3主旨在于对付美国持续的“流动性陷阱”而非贬值美元。QE3引发美国进而全球通胀有个基本条件,这便是美联储只是一股脑注入货币而不收回,且无法收回。这个条件实际上并不存在。实际上,美联储一旦停止QE操作,货币便会通过债券还本付息迅速回流。一旦发生通胀,联储也有法子借助公开市场手段迅速回笼货币的。因为QE和正常的公开市场活动没有实质差异。

     2012年不时发酵的欧债危机也成了牵动着世界经济的敏感神经。面对不时发酵的欧债危机,经济界预期也不少,两个预期最流行:一个是说,欧债危机将导致欧元解体,因为在希腊等边缘国家和德法等核心国家之间难以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另一个是说,欧债危机即便达成暂时解决方案,但欧元区国家的紧缩将导致欧盟经济严重衰退。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像预期的那样坏。与前一个预期相反。欧元区核心国家与边缘国家最终达成了紧缩财政与换取救助方案,欧元区台柱子德国政府最终放话力挺救助方案。欧盟和欧元区解决边缘国主权债务危机的最新方案在发挥着积极效应,由此而遏制着主权国债务危机的发酵及其对欧元区经济的破坏性影响。最新推出的“欧洲稳定基金”(ESM)和“希腊方案”,意味着欧盟核心成员国决心协力助边缘成员国解决债务危机,同时意味着早先欧盟形成的一种妥协方案的“试水”:以边缘国财政紧缩换取核心国救助。与后一个预期相左,虽然边缘国紧缩在引发欧元区经济下行且衰退不可避免,但衰退比预料的要缓和得多。最新预期,2013年欧元区主权国债务危机有望缓解,边缘国财政紧缩将引发的衰退将是“温和的”。

     何以流行预期屡屡失误,我不想点破其“天机“。这里我只想说的是,留意一下“后危机”这三个词的实质含义!早先我曾说过,世界经济的“后危机”既是一个时段,也是一种状态。作为一个时段,是两次长增长之间的一个调整期。作为一种状态,世界经济将呈现“中间偏下”的状态,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差。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世界经济麻烦不断,缺乏持续稳定增长的基础动因。另一方面,世界经济业已形成一个非正式的全球治理构架,这个构架的灵魂是大经济体之间的对话与政策协调。由于这个治理架构的存在,任何危及到全球经济稳定的麻烦都可得到控制,不至于引发全面危机。

(2012-12-18)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3-1-10(11版);责任编辑:刘元斌

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3-01/10/content_1950608.htm?div=-1

文章受著作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13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