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区域层面须正视三个“后”背景  

2012-10-30 08:0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区域层面须正视三个“后”背景

赵 伟(浙江大学)

近段时间关于世界经济与国内宏观经济政策的议论和预期有多个热点。围绕世界经济的议论两个最热:分别为欧债危机和美联储QE3(第三轮量化宽松)效应。欧债危机是个老话题,过几个月会发一次热。最新话题是ESM(欧洲稳定机制)能否助欧元区走出主权国债务危机的梦靥。ESM是欧元区治理主权债务危机的一个妥协方案,经过艰难的讨价还价,核心成员最终同意联手设立一项5千亿欧元的永久基金,以备救助主权债务危机应急之需。这个机制虽然不大可能解决实质问题,但确有一定的稳定作用,给那些陷入债务危机成员的贷款人一个“定心丸”:有一笔基金放在那里,别担心某个成员会赖账的。QE3是前两轮QE的延续。这次有所不同,前两轮QE都有明确的数量和期限,都是6千亿和6个月。QE3没有那样明确,只宣布每月投入4百亿,直到就业好转为止。引出的议论与此前亦有微妙的差异。前两轮QE推出时,中国视点的预期近乎众口一词地是负面的,这一次对QE3效应的预期,除了负面的而外,还夹杂了一些较为客观的,有论者认为QE对世界经济或许有好处。

围绕国内政策的所有议论期中,最热的一个要数“二次刺激”。有一种猜想抑或期盼,认为面对经济减速,高层有可能推出新一轮刺激计划,甚至有可能放松房地产调控,更有“财经大嘴”断言:房地产调控即将半途而废!

浙江区域经济视点来看,上述两个议论与一个预期要比别的区域更强些。原因多半和两个不争的事实联系在一起:一个是浙江产业对于出口的高度依赖性,区域产业与企业多半已或深或浅地嵌入了国际产业链之中,美欧经济政策的任何变数都能为区域微观决策者感受到;另一个是,上一轮大力度刺激中浙江获益不多,民企受损严重,以民营经济为主的区域经济自然跟着受损。新一轮刺激有望让民企分一杯羹,自然值得期盼。

然而我要说的是,此类热议和预期对于区域经济决策的误导多于启示,因为议论及预期多半是以放大了的短期经济变数掩盖了中长期大势。决策者如果听风就是雨,受这些围着短期变数兜圈子的热议和预期误导,禁不住利益集团的鼓动,就容易犯迷糊出昏招。对于决策者而言,必须盯住内外经济中长期大势,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受上一轮经济波动与政策运作引出的情势左右。空间经济学视角来看,中长期内外经济大势多半难逃两个空间层面的“后”背景,因而最值得持续去关注:

一个是世界经济的“后危机”。早先我曾说过,“后危机”既是一个时段,也是一种状态。作为一个时段,是由一场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引出的时段。作为一种状态,世界经济在中期(3-5年)甚至长期(5-10年)内将呈现一种“中间偏下”的状态,既不会发生大的灾难,也不会出现强劲增长。个中的原因是两面的:一面是,世界经济尚未集聚起堪与“前危机”期相媲美的增长动因,因而不可能恢复强劲增长;另一面是,全球业已形成一个多层次集团互动的经济治理机制,这个机制具有足够的干预能力化解局部危机,因此局部波动不至于发展为大的灾难。就这个视点来看,欧盟ESM也好,美国的QE也罢,都属于“后危机”背景下的一种“二级变数”。难以改变世界经济“中间偏下”的大势。

另一个是中国经济的“后刺激”。“后刺激”的含义也是二重的:一重是,这是一次大力度刺激落幕后的时段;另一重是,短期内不大会有类似力度的刺激。客观地来看,大力度刺激政策实属无奈之举。因为在那之前的宏观政策是以紧缩为主基调的,紧缩的小目标是抑制经济过热,大目标是促产业转型升级。其效果在金融危机袭来之前实则已经显露,沿海部分地区产业与企业优胜劣汰机制抽紧,“裸泳者”现丑与出局时有发生。不曾想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改变了政策轨迹,宏观政策被迫180度拐弯,由紧缩而刺激。刺激政策虽逆转了中国经济减速,但同时却延宕了产业转型升级,因此可视为一种“非常环境”所迫的选择。目前及可以预见的时段内,中国经济遭遇“非常环境”的几率并不大,国内潜在通胀压力巨大,转型升级关乎长远发展,在此情形下预期“二次刺激”是不现实的。至于房地产调控的松动,本身就涉及到政府诚信问题。此前已经半途而废过一次,此次如若重演,无异于两次失信于民,显然是没有退路的。因此正常情形下,清醒而理智的决策者是不会考虑“二次刺激”的,“后刺激”时段当是个无刺激的时段,至少是不会有强力刺激的。

浙江区域经济视野来看,还有第三个“后背景”,可称为“后跑路”。“跑路”是怎么回事儿?表象是民企老板资金链断裂一走了事。浅层原因是民资、民企投资经营环境的恶化,深陷投资难与融资难“双困局”怪圈。深层的原因是体制改革滞后。作为一个主要仰仗民营经济的省域,民企经营者“跑路”对于浙江经济寓意不一般。“后跑路”并非意味着“跑路”已告一段落,可以高枕无忧了,情形恰恰相反,区域产业与投资已经进入一种空间上极其不稳定的时段,产业空间向心力面临挑战,区域已经集聚的产业和形成的潜在投资资源,扩散和流失风险骤然增大。

客观地来说,上述三个空间层面的“后”背景,既构成浙江区域决策的约束条件,也构成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机遇。作为约束条件,三点当是清楚的:其一,“后危机”走走停停的世界经济,意味着一个像浙江这样的出口大省要延续以往那样依赖出口扩张的路径将很不现实,必须花大力气转换增长动因;其二,“后刺激”抑或大力度刺激之后的时段,期待新的刺激政策,尤其是偏向民企与浙江此类沿海发达地区的刺激政策也是不现实的。必须打消此类幻觉,按照“无刺激”的约束条件筹划区域经济发展尤其是产业转型;其三,“后跑路”时段区域产业与投资向心力与离心力的较量,意味着破民资民企双困局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必须花大力气推出切实的改革举措。作为三个空间层面“后背景”的新机遇,最大同时地方政府最能够发力的,当属改善民资民企投资环境与破除国企把持的产业进入壁垒。最容易给误导的政策,无疑是那种舍本求末的选择,扔下陷于困境的民企民资不去管,而热衷于“傍央企”、求“外援”!

载《浙江日报》2012年10月22日12版,责任编辑:郑全庆;

2012年10月23日晨发于新疆喀什

 

  评论这张
 
阅读(90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