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二次刺激”须慎行   

2012-10-11 06:46:20|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次刺激”须慎行

赵 伟(浙江大学)

中国经济在减速,面对减速,“二次刺激”呼声鹊起,利益集团鼓动的投资再膨胀箭在弦上。然而就目前宏观政策面对的环境与国内外经济大势来分析,单纯的“二次刺激”与政府主宰的投资,无有助于经济持续增长,弄不好可能会把经济推入滞涨泥潭,再次延宕产业转型升级。

早先我曾说过,这一次减速并非宏观经济政策引导下的"软着陆",而是一种失速。失速意味着原有经济与产业扩张赖以维持的关键条件业已变化。经济学视野来看,就是原有生产函数所决定的“潜在增长率”本身早已下调,实际增长率在给政府政策推高一时后,难以持续而不得不跟着回落。客观地来分析,导致经济失速的因素既有浅层的也有深层的。浅层因素可称作“刺激政策依赖症”。大力度刺激政策导致了一些行业与企业对政府政策的普遍依赖,不刺激这些行业与企业便会陷入困境,由盈利转为亏损。最典型的要数钢铁、建材和家电等业。深层原因是经济与产业转型滞后乃至虚置。老的增长方式与原有产业扩张空间近乎穷尽,新方式新产业只见政府规划与专家论证就是不见实际进展。更深的原因则是体制改革的滞后。旧的计划体制甚至变相的统治制度在反弹,制度转轨早已偏离了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所要求的方向。说白了就是资源配置方面非市场力量的强化。此种情景下,要使经济恢复具有一定可持续性的高增长,必须化大力气推进制度改革,逆转体制的非市场化反弹。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宏观经济政策引导一个经济体有效率复苏增长是有条件的,最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有效率的市场。有效率市场至少有两个突出特征:一个是资源配置主要由竞争性市场决定而非政府机构决定。另一个是市场对于行业与企业具有强烈的优胜劣汰功能。即便在成熟的工业化市场经济体,这个基础条件稍有削弱,宏观经济政策的效应就要大打折扣。这方面最近同时最为著名的经济史例子,要属上世纪70年代发端于英、美而蔓延至西方世界的持续滞涨。我们知道,在美国,那场滞涨的病因是由持续推行“凯恩斯主义”财政扩张政策播下的。在英国,除了扩张性财政政策而外,还应加上“国进民退”——国有化。一再扩张的政府财政与有限的国有化,外加僵化的劳工市场催生的工资刚性,削弱了市场优胜劣汰功能及效力,破坏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在此情形下,宏观政策的任何扩张都会引出通货膨胀反弹,而其收缩立马会引出经济收缩因而失业率高企,宏观政策失去了引导增长的功能,被迫在通胀与增长之间寻找平衡。最终陷入“滞涨”泥潭。走出这个泥潭,主要靠了体制与经济政策的改弦易章。在英国要归功于撒切尔夫人大刀阔斧的改革,在美国则得益于“里根经济学”意义的调整。两大工业化国家的经济体制与政策调整的共同指向,是政府对市场干预的大幅度撤出,是所谓的“非管制化”(deregulation)与更自由的市场。回过头来来看,恰恰是这种体制与政策的调整,重新强化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唤醒了市场在产业层面的优胜劣汰功能。给西方工业化经济体注入了新的活力,奠定了上世纪80年代直到此次金融危机之前三个长增长周期的基础。历史地来看,如若没有制度上的这种调整,就不会有美国的“硅谷”与“新经济”,也就不会有美国与世界经济后来持续时间特长的繁荣。

反观目前中国经济,作为制度转轨尚未完成的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运行的市场环境原本就比成熟市场经济体要差一筹,经过上一轮大力度的宏观刺激,“前刺激期”刚刚形成的依赖市场配置资源的体制框架实际上已受到重创,国有垄断势力的蔓延与事实上的“国进民退”潮,极大地削弱了原本就很差的市场优胜劣汰功能。在缺乏有效率市场的情形下,任何大力度刺激性经济政策都可能导致资源的低效率配置,发生系统性良币驱逐劣币现象而非相反的优胜劣汰。

理智地来看,目前中国亟需做同时最有理由做的,是推出大力度的体制改革而非匆忙的“二次刺激”计划,在大力制度改革出台之前,宏观政策必须慎之又慎。退一步来讲,至少应在推出刺激计划的同时,推出有一定力度且目标明确的改革方案,以提升刺激计划导出的巨量投资配置的效率。

(2012-9-10晨写于杭州)(部分载《浙江日报》2012-9-26第10版, 责任编辑:颜伟杰)

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2-09/26/content_1773364.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39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