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希腊弃欧元概率不大影响大  

2012-06-05 00:00:1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弃欧元概率不大影响大

赵 伟 (浙江大学)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挑明的欧元危机正在进入一个微妙的时段,微妙的不仅是希腊与欧元的关系,而且还波及欧元危机本身,进而冲击欧元区与欧盟经济。

         希腊弃欧元的概率在上升,但发生的现实性很小,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发生。目前流行的推测是,如果希腊二次大选反紧缩的左翼政党再次占优,产生的新内阁废弃接受第二轮救助方案的硬条件,亦即紧缩公共预算,则欧元区和国际社会救助希腊的计划将会自动流产,希腊继续待在欧元区将失去意义。届时要么自己宣布退出,要么被欧元区国家逐出。这个推断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做起来难上加难,基本的原因在于如下事实:欧元区及其相应的货币一体化机制,是个基于欧洲文明与民主理念的法制化的理智安排,而非情绪化的权宜乌合。希腊弃欧元的动向则多半是希腊民众情绪化的鼓噪而非谨慎的理智筹划,其发生的现实性在于这两种因素间的较量,具体说是法制化的理智盖过情绪化的倾向,还是相反?

         导致希腊选民情绪化的因素,是不断恶化的经济困局。经济困局同时在三个层面展开并加剧,且一层比一层更贴近普通民众的现实生活:第一个层面是总体经济的持续收缩。还在主权债务危机发生之前的2008年,希腊经济就已经开始收缩了,债务危机雪上加霜加剧了收缩,到2011年连续收缩了四年,收缩幅度一年甚于一年,2011年收缩了6.9%,2012年一季度继续大幅度收缩。第二个层面是公共债务的持续恶化。2011希腊名义GDP仅2151亿欧元,公共债务3556亿欧元,相当于经济总量的167%,比两年前希腊危机突发时还要高!2010年初的129%就已经令世界震惊了!而今的167%还不是拐点,即便按照乐观的预测,最高将达到173%以上。第三个层面是大众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失业与贫困化同步上升。目前希腊失业率接近22%,不足500万劳动力中就有110万人长期失业。九成以上国民的收入水平下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及面临贫困化威胁的人口占到总人口的27.7%,多达3百余万。恰恰是这些不断加剧的经济困局尤其是紧贴民众生活的第三个层面的困局的加剧,导致了希腊大部分民众失望情绪的上升,转而支持很不靠谱的反紧缩政治鼓噪,引出了目前的僵局。

         然而如若理智地来看,希腊真要退出欧元区则很难,短期内近乎不可能。这里的原因也是多层的,两个层面最为关键:一层是法律的。欧盟与欧元区基于多国协调一致的法律制度安排,在欧元区制度安排中只有进入机制而未有退出机制,因而在法律上是个空白。即便希腊真的要退出,也须走法律程序,而不能取单边行动。这里一个重要的背景在于,希腊要退出的仅是欧元区而非欧盟,作为欧盟一员,其自行其事的权力和能力都很有限,政客们不会看不到这一点的。另一层是经济现实的。最无情的现实是,希腊弃欧元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不要说希腊退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亦即别的成员国倒下并被迫退出的可能性,单是其突然离去留下的债务窟窿,对于欧元区乃至整个欧盟经济也将是灾难性的。而对希腊本身来说,抛弃欧元等同于国际失信,但并非意味着债务解脱。若取单边做法,未来还会有谁愿意出援手助其偿债?而离开国际社会,希腊根本没有能力进行债务重组,更不要谈经济复苏了。退一步讲,即便希腊多数民众赞成抛弃欧元,短期内也无法实施。原因很简单,无论欧盟和还是希腊都尚未形成强有力的决策机制操作这件事。单就希腊一方来看,目前有总统无内阁的政治悖论意味着没人能做出大的决策,即便二次选举产生一个抵制紧缩的政府,也难有政客敢于负起如此之大的历史责任的!

         综合两方面的因素可以认为,像希腊这样的欧盟与欧元区边缘国家,国民与政治决策情绪化战胜理智与法律制度安排的概率并不高,因此希腊短期内无序弃欧元的概率并不高。如果说有可能的话,那只能是一种中长期制度化的安排。中长期内欧元区可能会形成一种制度的机制,尝试少数成员有序退出的可能。事情的出路多半是西方式的妥协:欧元区台柱子德国和希腊各让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希腊弃欧元迄今虽然仅停留在动议层面,但其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迄今已经给欧盟经济以强烈的冲击。短期冲击表现在货币市场与资本市场上,是欧元兑全球主要货币尤其是美元汇率的大幅度下挫,是欧洲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震荡。其中长期影响也是可以预期的。最大的影响无疑是全球经济界对欧元区经济前景的进一步看淡,继而是国际投资者对欧元区投资的更加谨慎。可以预料的是,即便希腊二次选举选出一个支持欧盟救助方案的政府,接受欧盟救助方案,但因其搁置二次救助计划而产生的负面效应还将持续发酵,最大的负面效应是国际投资的减少,进而是其经济更大幅度的收缩。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2年5月28日09版

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2-05/28/content_1535197.htm?div=-1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84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