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认识当前经济应读的九本书(之二)  

2012-05-10 23:28:12|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当前经济应读的九本书(之二)

赵 伟(浙江大学)

 早先草草列了九本书,作为看时下中国经济的“先行知识”。现在谈谈这些书对于观察中国经济现实的启示及妙用。当然完全基于个人体验,对别人不一定适用!

 前已提及,这九本书涉及三个知识系统。先从第一个知识系统即理论系统说起。

 “理论系统”的三部书有三个“关键词”,可以这三个“关键词”作为三个视点,借以观察经济与产业发展大势,审视决策者行为。

 第一个是“核心—外围”视点。这个视点由NEG(新经济地理学)的一个关键词即“集聚”(agglomeration) 引出。集聚解释的是这样一种现象:特定经济活动倾向于在特定地域扎堆选址,而后如“滚雪球”那样越滾越大。马歇尔是这个视点的开拓者,他把这种现象归入“产业地方化”范畴,并在“地方化产业的各种利益”主题下考察了企业空间集聚的各种益处(《经济学原理》第10章第3—4节)。他所揭示的这些利益,被后来的经济学家纳入“知识外溢”(knowledge spill over)及“空间外部性”(spatial externalities)等范畴。他的一些精辟论述与仔细入微的观察描述,构成了当代空间经济学的“知识源头”。克鲁格曼及藤田(Fujita,M)等建立的新经济地理学,多半是从这个源头引出的。藤田和惕斯的集聚经济学 (Economics ofAgglomeration: cities, industrial location, and regional growth,Fujita, Thisse,2002.),则对集聚做了系统性理论阐发,他们的著作最有创意的地方,在于以城市为视点的关于集聚各种效应的系统梳理与归纳,以及集聚与增长关系的分析。

这个理论最有现实启示意义的地方,在于其提出的一种“泛”核心—外围的视角:从世界经济到大的跨国经济区再到一国内部经济空间结构,皆有核心—外围之分;核心居于支配地位,外围处在依附地位。这至少是我读该书得到的一大启示。早先我曾说过,全球经济有三大内核,分别为北美、西欧和东亚。东亚经济也有核心,早先日本独占,近年随着中国的崛起,形成了中、日、韩分享的格局。中国经济本身由多个空间层次构成,每个层次都有核心。全国层次的核心在沿海,沿海地区的经济核心在“两洲加一环”,即长、珠两个三角洲地区加环渤海“一环”。判断经济走势也好,判断中国产业转型升级进程也好,首先须盯住核心,盯住核心容易抓住要害,看到大势。

第二个是产业组织演化视点。这个视点也是由马歇尔辟出的。他从企业演化的动态视野阐述了企业由盛而衰的逻辑。其中最具现实启示意义的,是把企业生长比作树木和森林。小企业犹如小树,它们“从老树的浓荫中向上挣扎......,许多新生的树木中途夭折了,只有少数得以生存;……较高的树木比它们的竞争者虽然能得到较多的阳光和空气,但它也逐渐失去生命力。”这个视野最值得思考的现实是,面对产业系统和大小新老不一的企业,政府政策究竟应偏向何方?是偏向那些具有生命力的小企业,抑或是那些正在丧失创新意识及能力的大块头企业?

第三个是公共政策视点。从马歇尔到后来的空间经济学大家与名家,研究著述的一大主旨就是给政府决策者制定政策支招或训练思维的。这方面包德温的那本书 (Baldwin, Economic geography and public policy, 2003) 最值得一读(当然需要点数学功底),他以一种全球宏观视野,梳理了集聚的各种机理,提出了公共政策相机介入的可能着力点。

第二个系统是经济史。三本书至少应翻一翻(可惜都是英文的):第一本是美国经济史。选了篇幅最小的,实际上是一部大书的一章。说得什么?且听作者怎么说的: 美国"怎样从一个4百万人口的农业为主的国家,成长为一个3亿多人口的工业强国"; “内战、一战、二战怎样影响美国经济?”;“二战后的郊区化怎样重塑美国经济?”;“1920 年代到目前的新世纪,哪些因素在影响美国经济增长?” 最值得看得也恰恰是后面最后这个论题。这个论题最大的启示是,美国经济由粗放而集约的转换以及产业似乎无穷无尽的创新,是靠了一次又一次的经济衰退促成的。“大萧条”暂且不论,仅在战后和平时期,美国经济少则4~5年,多则7~8便会遭遇一场衰退。恰是周期性衰退,强化了经济系统的优胜劣汰机制,把产业系统那些失去生命力的“老树”给清除了出去,给具有生命力的“新树”腾出的空间。如果这个过程还不够的话,还加上了人为因素,最重要的人为因素要数“反托拉斯”行动了。这构成美国竞争政策的基石。关于这块基石的最新状况,Foer的那本书,亦即第二本书提供了颇为简要的材料。这本书实际上是一份研究报告。光是标题就很有启示:“联邦反托拉斯承诺:为应对挑战提供资源”!把反托拉斯与维护市场竞争性和美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挑战联系在了一起。第三本是《战后日本经济史》,最值得看的是上世纪80年代那段,他讲了一个与时下流行说法截然不同的故事,日元升值对于日本经济总体上利大于弊,尤其发挥了逼迫产业升级的效应!

第三个知识系统可称为“战略思维”(Strategic thinking)。世界银行的林重庚和斯宾塞领衔搞的那本书(《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和转型》),最具启示意义的是对“中等收入陷阱”成因的分析。托马斯·弗里德曼的那本书 (《世界是平的》)最具启示的,是对全球化新阶段商业模式大势的判断。而施振荣的《再造宏基……》,最大的卖点,是其关于企业甚至产业再造与恢复生机的形象说法,亦即“微笑曲线”说。企业也好,一个产业也好,向“微笑曲线”两端扩展是最大的转型升级空间。单是这个视点,对于认识中国产业转型升级就很有现实启示意义。

将三个知识系统综合拿来看时下中国经济,至少可看到如下挑战:


……(略)

(2012年4月27写于成都-杭州航空旅行中,5月1日改于杭州余杭塘河畔)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1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