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反通胀更须防“中等收入陷阱”  

2011-09-30 10:29:03|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通胀更须防“中等收入陷阱”

赵 伟 (浙江大学)

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是近年围绕中国经济转型发展谈得最多的热门话题之一。相信多数人都清楚这个“陷阱”的含义。这是世界银行专家们在2006年提出的一份关于东亚经济的研究报告中提出的一个概念,是说多数新兴工业化经济体的经济在跨入中等收入水平之后,便会失速甚至陷入震荡,呈现忽进忽退的状态,折腾多年也无法跨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犹如跌进了一个“陷阱”那样不能自拔。经济学家们至少鉴别并详细研究了一打此类经济体。最典型的要数拉美的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国。这些经济体在“二战”后曾经经历过超过25年的持续经济增长,由低收入国家跨入中等收入经济体之列,之后便归于反复,迄今仍在中等收入阶段挣扎。只有六个后发型经济体成功地实现了跨越,摆脱了这个“陷阱”并挤进“高收入经济体”之列。这中间最著名的例子是东亚“四小”。按照测算,中等收入水平经济体的人均国民收入,当在3千至1万美金之间,跨过1万美金,就意味着迈入了“高收入”的经济体。2009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就已跨过3千美金的,2010年更超过4400美金,跃过世行所定“上中等收入”经济体的下限,成了名副其实的中等收入经济体。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经济以往30年高速增长所依赖的一些重要因子在迅速弱化,原有增长路径越来越难以为续,增长约束条件正在增大。单从这两点来看,就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中等收入陷阱”说。实际上,就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诸多内外约束环境来看,坠入这个“陷阱”的风险似乎越来越大。这一点无须多说。这里值得关注的,则是这种陷阱由以发生的原因。事情很清楚,只有搞准了风险发生的缘由,才可对症下药,避免重蹈覆辙。

关于中等收入陷阱发生的原因,经济学家们的视点及其解释很多也很散,有沿着收入分配不公-社会稳定失衡线索的,有沿着粗放式扩张路径而集约式扩张路径转换线索的,也有强调别的因果联系的。但总揽这方面的研究,还是能发现一个共同的倾向的,这便是一国的政府及其所追求的政策。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跨入中等收入门槛后的政府政策,在引导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增长,实现经济跨越方面至关重要。然而恰恰是政府及其政策,在进入这个阶段之后最容易出错!政府政策何以会出错?一个根本的原因在于进入这个阶段之后,决策层往往失去目标,不知道该怎么做。“在一国经济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的时候,它(政府)非常清楚必须做哪些事情,决策层可以像指挥军队那样引领国家前进。可是当经济发展水平接近领先者的时候,哪些事情应该做?未来的前途在何方?就变得不够明确了”!这是世行首任驻华代表林重庚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教授领衔完成的一份聚焦中国经济转型的研究报告的最新“诊断”语。这个“诊断”既代表了经济学家们较为一致的看法,也切中了问题的要害。如若略微考察一下那些坠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体,尤其是东亚和拉美此类国家的以往经历,便不难得出结论,在许多国家,恰恰是自以为是的政府盲目的政策,误导了资源配置,扼杀了新的增长因子,将经济增长引入了歧途。而恰恰是以往经济增长的成功,助长了政府的盲目自信。

这里人们不禁要问,一国经济到了这个阶段,政府究竟应该怎样去做才能避免犯错?尤其是在资源配置导向方面发生大的错误呢?对此,林重庚-斯宾塞牵头聚焦中国经济中长期转型发展的专项研究,开出了一系列“处方”,其中两个处方最值得关注:一个着眼于资源配置。具体建议是,“将更多的决策交给私人投资者去博弈,让市场来进行集体判断”,“在资本配置方面给市场更大的发挥空间”。这个“处方”的逻辑不难理出:既然这个阶段的政府决策容易迷失方向,那就将更多的决策权交由自利的投资者,让市场去选择好了。另一个着眼于企业选择。“给新的尤其是中小企业更多的生长空间”,同时终止对大老企业的支持。这个“处方”的逻辑源自经济学大师马歇尔的洞察。马歇尔把产业发展比喻为森林的成长,森林中小树的生长快于大树,要保持森林的勃勃生机,就得忍痛砍去接近停止生长的大树,给新树腾出空间。大老企业犹如超龄大树,不仅妨碍着有中小企业的生长,而且还会利用其已经形成的影响力,误导政府的产业政策。若要产业升级,就得忍痛中止支持垄断性大老企业的以往政策,给新企业辟出成长空间!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时下的宏观政策和产业政策,多半在与专家们开出的处方背道而驰!紧货币松财政的宏观政策,外加战略性资源与能源行业国有及垄断势力的强化,不仅具有削弱市场力量在资本配置方面的效应,而且在强化着大老企业的势力!各级政府对于产业选择的强力介入,多半也在强化着经济决策的集中度,因而强化着“系统性失误”的概率。

(2011-9-17草于北京,9-19修改)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8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