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靠什么影响世界经济?(之一)  

2011-08-24 22:12:21|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靠什么影响世界经济?(之一)

赵 伟(浙江大学)

关于后金融危机以降世界经济走势,早先我曾说过:美国是关键,中国很重要。标普降美债信用级别引发的全球资本市场震荡,尤其是世界经济“二次衰退”说随美经济数据好赖而升降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美国经济巨大的世界影响力。至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力,虽则较为隐蔽,但绝对不可小觑。

关于中国经济的世界影响力,“前危机”期国际上曾有一种说法:中国是全球四种最重要资源和产出价格的左右者。哪四种资源与产出?——石油、货币、资本和一般消费型制造品。“石油的价格由OPEC左右;货币的价格——汇率——受G7影响;资本的价格——利率——由联储确定;消费型制造品的价格由‘中国制造’决定。” 这是英国《经济学家》一篇专栏文章的说法。这个说法虽有些夸张,但一出来就给国际社会所接受了。尤其是前三句话。原因在于这多半反应了世界经济曾经的一种现实,尤其是“后冷战”期头十多年的现实。那个时段,每当OPEC开会讨论石油限产保价,油价就要动一动;每当美国联储加息,甚至格林斯潘讲话,欧盟、日本等大经济体的央行就得跟着加,留意去听,因为担心资本流失;每当G7开会讨论联合干预某种货币汇率,那种被干预的货币多半要升值,因为任何一种货币汇率都经不住这种联合干预的。至于第四局话,亦即“中国制造决定世界一般制造品价格”的说法,则颇受经济界质疑,尤其受国内经济界的质疑。许多“较真”的质疑说法是,中国仅是世界“加工厂”,大量中国制成品的价格是由发达国家的商人们控制的,因此中国制造没有左右世界消费品价格的能力!然而我并不同意这种较真的说法,我以为这里把中国制造和“中国人制造”混淆了。虽然中国制造品的外销渠道与价格多半由外商控制,但设若没有“中国制造”所创造的空前之低的成本,外商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拿到如此价廉物美且如此巨量的消费型制成品的。恰是全球无法抵御的低成本扩张,成就了中国制造左右世界消费类制成品市场价格的影响力的。

客观地来分析,“后危机”以来所有上述四种决定情形都在淡出,至少在弱化。其中首当其冲的是G7联合干预货币汇率的机制与能力。由于欧元区独立性增大,更由于美国、日本与欧元区等发达经济都陷于空前的困境不能自拔,G7主要成员利益各异,联合干预汇率兴趣淡出,取而代之的是G20对话机制。接着是OPEC左右石油价格的能力大为弱化,原因在于其产能赶不上世界需求的增长,更赶不上非OPEC国家替代性产出的扩张,其份额在下降,影响力自然下降。常常看到的情形是,即使OPEC成员石油产出满负荷,也难以抑制油价。再接着是美联储影响全球利率能力的下降,由于各大国面临的经济难题不一,对美联储持续的超低利率附和者越来越少。最后,就“中国制造”左右全球消费类制成品价格的能力来看,情形是参半的。作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中国制造”对世界中低端产品价格依然具有重要影响力。别的不去说,单看看美国的情形就可看出端倪:一个负债累累,货币政策宽到头的经济体,迄今仍然能将CPI控制在低位,进口消费品价格超低的价格功不可没,“中国制造”的超低价格尤其重要!

然而同样客观地来判断,“后危机”期“中国制造”的价格影响力也在迅速弱化,过不多久将会淡出。这里基本的原因在于维持低价因而低成本扩张的基础在弱化。以往中国制造业低成本扩张基于两个基础:一个是廉价要素,最重要的是“三廉价要素”,分别为廉价劳工、廉价土地和廉价环境。另一个是产业集聚的自然规律。这两方面因素的合一,成就了全球最大的中低端产品制造业中心。“后危机”以降的现实趋向是,依赖“三廉价”要素扩张的时代已经到头,中低端制造业业集聚也到了一个拐点,扩散势头跌起。“中国制造”面临着双重约束! 唯一的出路是提升效率,这一点各方都看到了,也已经喊了多年。但成效甚微。目前政策及其效应似适得其反?中国经济面临巨量“钱潮”与企业提效缺钱的“悖论”:一方面政府聚集的巨量财政重在支持“铺摊子”,巨量外汇储备在给竞争对手用,另一方面亟待转型提效的中小企业找不到低成本资本,而居高不下的物价又令宏观政策难以发力。

面对诸此困局,相信人们禁不住要问,下一步中国将靠什么去影响世界经济?

(2011-8-15 )

部分内容载《浙江日报》2011-8-16

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1-08/16/content_1034249.htm?div=-1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659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