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下一次袭来的或将叫“龙苔”  

2011-07-29 09:16:0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一次袭来的或将叫“龙苔”

赵 伟(浙江大学)

这个题目给明眼人一看,便会猜到我要说的是哪个城市那件事儿了!或许还会有“聪明人”讥笑,说你可能把袭扰那座美丽海滨城市的藻类植物的名字给搞错了,那不是“虎苔”,而是“浒苔”!不错,我要写的确实是那座著名的避暑旅游兼具的海滨城市,是那座曾经以红瓦、绿树、蓝海引人入胜的美丽城市。我知道近几个夏天令这座城市旅游业失色同时令当地政府挠头的海上“不速之客”的学名叫“浒苔”,但我偏要称其为“虎苔”,我以为这样称谓可能更贴切些,更有点“本土元素”的意境,同时具有更强的警示意义!

何以见得?且听笔者分解。

网上的专业词典说,浒苔是海洋藻类中的“巨无霸”,属于大型绿藻。因为一般的海藻长度以毫米或厘米计,而浒苔则像陆地上的茅草那样,“主枝明显,分枝细长,高可达1米”;其基部长有“固着器”,可“附着在岩石上,生长在中潮带滩涂”。滩涂与“水边”涵义接近,显然由于这个原因,专家们将其译成了“浒苔”。“浒”者,水边也,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专业的解释还说,这种藻类原本是难以大规模爆发,更难以疯长成灾的。原因在于,其繁殖速度要比微型藻类——“藻华生物”慢得多,后者则是它的“克星”,在它蔓延疯长之前,先行发育的“藻华”们所释放的有毒气体就会将其扼杀。只是在“碰巧的情形”,才可能先于“藻华生物”爆发,疯长成灾的。

这就是说,浒苔疯长成灾实在是自然界中一种小概率的现象。故此当2008年这座城市遭遇浒苔袭扰之际,专家们显然多半将视为“碰巧”的事儿。然不曾料想,自那以来,这一代海域几乎年年爆发“浒苔灾”,2011年这次的规模和气势,显然超过了往年。以至于网上图文并茂地调侃说:“盛夏去青岛看草原去!”

我不是研究生物的,自然对这种藻类如此疯长的缘由没有发言权。然而相信任何会思考的人都会像我这样发一声问:何以一种低概率的生物灾难,到了我们的海边就成了频繁发生的事儿了。如果说2008年那次威胁“奥帆赛”的浒苔爆发是“碰巧的情形”,那么这次显然就不能用“碰巧的情形”来解释了!我总怀疑这和近些年我国沿海和内地各种名目的开发有关,尤其是对海洋和陆地不加补偿地掠夺式开发有关。

当然怀疑归怀疑,还得看看专业的说法。专业的说法是:浒苔的生长系海水“富营养化”的产物,人类经济活动对于近海环境破坏是罪魁祸首。沿着这个解释追根究底下去,无疑会追到我们的“本土因素”。何为本土因素?最令人触目惊心的要属以各种开发为名义的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行为了。去夏笔者曾借着讲学与度假兼顾的机会自沿海而内地溜了一圈,把看到的此类景象归纳为一个标题:“新一轮开发:内地一个挖,沿海一个填”。挖什么?自然是挖山了。填什么?自然是填海了。我在那个标题下的评论中将前者称作“新愚公现象”,将后者称作“新精卫现象”。

我深深感悟到,恰恰是内地那种“与山争地”的滥挖,导致了许多城市周边山体松动,泥石流频繁爆发。恰恰是那种“裁弯取直”的愚蠢填海,导致了近海环境的恶化。这两种乱象的合力,都加剧着近海环境的恶化。略有些水文常识者都能想到,内陆泥石流携裹的“富营养泥土”的最终归宿,多半是近海;而填海对于海洋环境的破坏性影响,则更是直接的。这方面的佐证,从网上可以随手拈来专业的说法。哪里的专业的说法?国家海洋局的。该局早先的一份报告,至少给填海造地列了四宗罪:一曰“导致海洋生态系统的退化及重要生境的丧失”;二曰“破坏鱼群栖息环境,改变海底沉积物组分与分布特征,影响海洋生物繁育”;三曰“破坏自然岸线,加剧海洋环境污染”;四曰“改变区域海岸结构和潮流运动特征,进而可能导致海岸侵蚀加剧或者海岸的不稳定”。该局的同一份报告——《2009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称,中国海域环境迄今一直在恶化。其中最近的2009年,全海域低于“清洁海域水质”面积比上年增加了7.3%,“严重污染的海域”就包括了青岛在内的莱州湾及其周边海域。

既然一种低概率的生物灾难可以在中国近海频繁发生,若不逆转对内地的乱挖和沿海的乱填,别的低概率生态灾难的经常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虎”苔之后的“龙苔”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2011-7-25写于青岛)

载于《浙江经济》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