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药”遭遇“计划病”  

2011-05-05 20:26:52|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药”遭遇“计划病”

赵 伟(浙江大学)

近期的各种政府“智库”型经济形势分析会,论题都离不开一个“关键词”,这便是物价。按照流行的官方说法,这个议题最紧迫!

提到物价,似乎人人都能发些议论。其中“主流”的说法是:CPI是可控的,通胀是“成本推动型”的!不错,表面上来看,近期两个价格指数持续走高,既与“后危机”期的油价、矿产乃至粮价的反弹性增长联系在一起,也与早先的“新劳合法”及富士康加薪的“示范效应”,因而劳动成本的走高联系在一起。就这方面的因果联系来看,沿用凯恩斯主义的说法,称其为“成本推动型”通胀不算勉强。然而如若对现实来点更深入的分析,则不难看出,能源及原材料涨价、用工成本上升等等,只是此次通胀的浅层因素,深层动因在别处。

别处指哪处?略有些经济学与金融学常识,外加对中国经济现实的观察,至少能看出三个所在:

第一个可称为上轮政策“后遗症”。说明白点就是刺激政策“后遗症”。尽人皆知,此次通胀袭来之前的简短经济政策史,以政府大力度的刺激为主题。2008年岁末“貌似汹涌”的“金融海啸”,引出了高层4万亿元的庞大刺激计划,后经各级政府层层加码,4万亿变成了十几万亿,再加上“银行-国企联手”的运作,最终启动的投资数目更大!

第二个可称为“‘十二五’开局效应”。今年是国家“十二五”计划的开局年,多年形成的惯性抑或惯例是,五年计划开局年大项目多,原因在于各地政府都想有所“建树”,政府“建树”全赖启动的项目大小与多少,无形中形成上一股上项目、铺摊子的热潮。即便上面出于调控物价的短期目标硬压,底下也会排出好些个战略与重点项目的。不仅政府,就连大学等事业单位,从校长到院长都在跑项目,搞规划。且以规划大小及拟议的经费多寡论英雄。规划项目越是大就越能吸引领导眼球,获得重视!政府那里的项目,其中相当一部分会给列入国家重点,在其下则是省、市、县各级政府的重点。每一个行政科层的重点项目,都会有具体领导去抓去管的。每个项目都要花钱,且一旦启动短期内很难收住。

第三个是“三公消费”。这几年财政收入持续大幅度增加,政府特有钱,公车、公差、公务招待的花销,相对于源源不断的政府收入来,显得并不算多。以前一个省会城市,财政收入一年百多亿元,花个十几亿元“三公费”感觉负担很大,现在动辄上千亿元的财政,花个百十亿元也不显得多!“蛇壮了窟窿大”,就是这个道理!

上述三处,一个比一个“背景”硬,花起钱来多半都是没有弹性的,尤其是没有价格弹性。岂止价格弹性,实际上有些花费——尤其是“三公消费”中的“接待费”等,多半是不计成本的。原因是那里的“政治账”高于“经济账”,有时工作干得再好,接待上级差了,一切全完了!因此流行的说法是,“接待也是生产力!”

写到这里,或许有人要说,你是认定此次通货膨胀是需求拉动型的了?我说“是,又不是”。表象上看,此次通胀由政府大把花钱引出,带有需求拉动型通胀的影子。然而就中国现行体制来看,还不能简单地套用凯恩斯主义的这种界定,因为这种界定针对的是成熟市场经济体。如若考虑到中国体制现实,需求拉动仅仅是个表象,后面实则是体制问题,说明白点是计划体制回归引出的问题。

客观地来看,应对金融危机的大力度刺激政策,在促成经济数据“漂亮回归”的同时,也刺激了计划体制的回归。早先改革一度淡化了的跑项目、跑资金风潮再起,审批制大张旗鼓地回了潮,政府计划部门的权限骤然扩张。而在制度的微观层面,经济界议论的“国进民退”并非空穴来风。虽然就企业数量与产出而言,进退表现尚不明显,但就企业盈利及战略性行业投资格局来看,进退态势明白无误!

同样客观地来看,目前通胀与改革开放早期不时发生的通胀有些神似:基本建设铺摊子,投资品供求失衡导致价格大涨。以往实践反复证明,治理这种通胀最有效的方子是财政政策而非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中,最有效的是“压缩基本建设”。说形象点,就是“计划病”还须“计划药”。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次面对同样的“计划病”,决策层开出的方子,多半在模仿一般市场经济体的做法,把治通胀的任务给了货币政策,而让财政政策持续保持刺激态势!这无异于试图用“市场药”来治“计划病”!

(2011-4-27日于杭州,《浙江经济》杂志,即出)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471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