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学术“混搭”的逻辑  

2011-04-18 20:08:57|  分类: 学术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式学术“混搭”的逻辑

赵伟 (浙江大学)

       翻阅国外研究文献亦不难发现,论及经济一体化,几乎全部指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鲜有涉及一国内部区域经济关系的。而论及经济集聚,尤其是大量的实证研究,则主要聚焦于同一国家内部不同区域之间的关系。两个分支彼此有别。然而在“中国情景”下,这两个原本分属不同经济学分支的“关键词”,屡屡给“混搭”在了一起。考虑到“经济一体化”与“产业集聚”巨大而明显的差异,这两个不同的经济学分支在中国的“混搭”,无疑可视为一种“悖论”。这究竟是一种误导,还是合乎逻辑的拓展?值得理论研究者予以解释。

       2.1 “混搭”的现实基础

       两个分属国际经济学和空间经济学的分支学科,在研究中国国内区域与空间问题时给“混搭”在了一起,或许会使人联想到曼昆曾经说过的一些话。他在谈到经济学家们之所以意见不一时,给出了三个缘由,其中一个是“搅局说”——一些不懂装懂的家伙在“搅局”,犹如假医生给人开“打鸡血”的处方那样。然而这一次却不能这样去看问题。将两个原本聚焦国际与区际问题的经济学分支“混搭”在一起,虽然在西方主流经济学那里鲜见,但至少可视为一种实用主义的经济学拓展。在这种拓展后面,有着坚实的现实基础,最大的现实就是特有的“中国情景”。

       首先,中国区域构架的多科层特点,在多个科层上,区际经济关系与“准”国际经济关系搅在一起。作为一个大国,“区域经济”在“中国情景”下具有多科层特征。单是大陆地区,就可分出五六个层次的“区域经济”,如若加上“大中国”(或称大中华)区域,则可分出六、七个层次的“区域经济”:(1)“大中国经济”之下的“两岸四地”;(2)大陆经济之下的“三大地区”;(3)大区域之下的跨省经济区(如沿海地区的三大工业化地带);(4)省际经济区(比如长三角内部两省一市和环渤海之京—津—冀);(5)省域经济,31个省市每一个都是个不小的经济区;(6)跨县经济区;(7)县域经济。

       七个科层的区域划分中,“大中国经济”层面的“两岸四地”之“区域经济”关系,带有明确的“准”国际经济联系的特点自不待说,即使珠三角—从大珠三角到“泛珠三角”的区域经济关系,只要涉及到港—澳两个单独关税区,无疑也会带出“准”国际经济关系特征。研究此类区域经济间的整合与产业集聚,两个经济学分支的“混搭”无形中增加了理论的实用性。

       其次,作为转型经济体的特性使然。计划经济时期导致了大陆各个层次行政区之间的分割,以往30多年经济转型的一个最大议题便是推动原有彼此分割的行政区之间市场的整合,包括了产品市场与要素市场的整合。实际上,以往30年间中国产业集聚的重要前提与基础,是跨区域市场的重建与整合。客观地来看,单是打破地区之间的彼此隔离与封锁,就耗费了政府大量精力。对于诸如此类的“中国情景”,离开一体化经济学,当很难找到替代工具借以做出合乎逻辑的解释。

       再次,政府参与干预经济与市场的现实。体制转型的早期历史情景自不待说,即便就最近的情景而言,从三大地区到县域经济,各个层次的“区域经济”之间的整合,从要素市场整合到基础设施接轨,都离不开相应层次政府的介入。事实上在许多情形下,政府间互动同样构成区域经济整合的前提条件。

       诸如此类的原因引出的重要现象是,中国内部区域间政府的互动,带有欧盟或东盟框架下成员间互动的影子,许多跨区域经济整合或合作议题,由省市政府双边及多边议或领导人声明发起乃至定调。这方面当首推“泛珠三角区域合作”框架。这个框架自2003年发起迄今,已搞过7次地区领导人论坛,发过数个“区域合作宣言”。其次要数长三角两省一市的经济合作了。江浙沪之间的合作与“一体化”动议,也由两省一市领导人会谈形成的框架协议辟出。

       2.2 “中国情景”:改变经济学本身

       既然现实的“中国情景”为一体化经济学在国内区域间经济联系上辟出了足够的空间,将其从国际视野移至国内区际视野便是顺理成章的了。同样地,既然产业集聚是个无处不有的现实,唯有集聚才能促成空间上的规模经济,造就收益递增之源。那么认识现实也好,借以提出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也好,集聚经济学与新经济地理学无疑是个不错的工具。总起来看,既然现实的“中国情景”是两种现象的共生,那么将两个经济学分析框架下的术语与方法“混搭”起来,显然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客观地来看,中国独特的转型发展与经济的迅速崛起,不仅在改变着世界经济已有格局,而且还在改变着经济学本身。这里重要的原因在于,现代经济理论几乎全部基于经济现实而生,已有西方“主流理论”多半基于成熟市场经济以往的现实提出,中国的现实则与此大为不同,由于这种不同,任何西方经济理论遭遇“中国情景”时,都得做或大或小的修改。在我看来,一体化经济学与集聚经济学或新经济地理学在“中国情景”的“混搭”,当属一例。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4-79此处略有改动)

http://sspress.cass.cn/newspaper/paper.aspx?id=1000181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