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财富替代型发展  

2011-03-11 10:26:0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富替代型发展

赵 伟(浙江大学)

    我相信如若比较一下目前国与国之间基础设施的好坏,瑞士与日本当名列各国前茅。日本上世纪80年代即有“基础设施建设过度”的说法,许多研究者认为日本投资在基础设施上的资源过多,基础设施超前发展,以致许多基础设施利用率不高,效益差强人意。其基础设施之发达自不待说。这里单从小国瑞士说起。

    印象中的瑞士,除了白雪“盖帽”的青山秀水与典型的欧陆田园风情而外,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则是居家出行的便捷与有序。这方面我有亲身经历。十多年前在瑞士苏黎世访学小住期间,每逢周末,最惬意的活动便是自助游了。事先在网上输入要去的地点,网络便会给你一份详细旅行计划,包括了一路乘坐的火车、轮船与公交车的链接,期间还穿插着森林散布与湖边漫步等活动。比如说,网上拉出的时间表会图文并茂地告诉你,几点几分从苏黎世火车站乘坐某趟火车,到中途某个地点下车,而后步行2分钟即可到达你要去的旅游点,看完主景后从另一边穿出去,沿着一条林间小道漫步十五分钟,就会到达某个湖边的码头,再等几分钟即可乘坐轮船,在船上品茗茶点观光休息个把小时,而后抵达另一个城市的码头,上岸后步行几分钟去火车站,便可乘坐火车到另一个地点……。如此等等,把你一天的行程安排得井井有条,妙趣横生!我曾按着这种方式出行过多次,几乎走遍了瑞士。花钱不多,经历特美。之所以花钱不多,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在瑞士有种周末一日游的票,花几十个瑞士法郎买一张票,即可在一天之内乘坐瑞士境内的各种公交,包括陆上跑的火车、汽车,湖面上跑的轮船。这些交通工具,都按着预先公布的钟点一分不差地在运行,其中在许多国家几乎没什么钟点的公共汽车,到了瑞士也是按照时刻表开行的,且前后误差不会超出半分钟的。因为公交公司给司机的命令就这样!如此一来,能说旅行不是一件惬意的经历吗?旅行都如此惬意,外加保护超一流如画的环境,能不承认其基础设施一流吗?

    然而你肯定想不到,若与中国有些城市相比,瑞士的许多基础设施都显得很老旧了。比如苏黎世山间小道上的路灯,居然是煤气灯;苏黎世和伯尔尼大街上跑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居然是有轨电车!而在中国都在修高速铁路的时代,瑞士人压根儿就没有这方面的规划!

    我一直在琢磨何以瑞士如此富裕如此迷人?其中一个结论是瑞士发展路径与众不同。多年来这个国家形成的路径,可以称作“财富叠加”型的,而不像有些国家那样属于财富替代型的。所谓财富叠加型,就是放着原有财富尽量不要去损伤并令其贬值,而在其上加上新的。我观察,瑞士山林小道的煤气灯,城市的有轨电车等等,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这种发展路径。这里的逻辑不难看出,如若将煤气灯换成电灯,一定得在山林小道上重新挖掘敷设电缆,破坏环境不说,还得另行置办电灯及一整套相关设备,培训相关技术人员,……经此一番折腾,原有的煤气照明灯系统无疑得废弃掉。在山林小道用电灯代替煤气灯,大众效用不会增加多少,而导致的结果则是已经形成的基础设施的破坏,这也就等同于已有财富的消失!

    反观近年以来中国的发展,则带有强烈的财富替代型路径特征。时下无论大小城市,远近乡村,最为流行也令大众最为不安的一个词儿,莫过于“拆迁”二字了!建成的房子好端端的,甚至还有前任“领导批示”,然而来了新领导,说拆就拆!立马把已经形成的资产化为垃圾。拆迁自然是有补偿的,然而补偿因人因时而异,补偿来自财政,而财政收入来自大众。最后的输家还是作为纳税人的老百姓!

    财富替代型发展迹象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表现当最为突出,例子不胜枚举。最典型的要数一些地方政府“折腾马路”的做法了:修好马路再抬高沿路的桥梁而非相反;修好马路嫌窄再加宽重修;马路刚栽上的电线杠,给“电缆入地”的“领导决策”变成了垃圾;小区刚埋的水管给“一户一表”决策变为废铁……。这后面自然有其逻辑!有位学生告诉我,他老家所在的那个县城,改革开放都30年了,大街上连成排的大树都没长起来。原因在于,换一任领导便换一茬树,美其名曰“美化市容”。连老百姓都看出了里面的名堂:树苗是那个县最赚钱的生意,每一任领导,都有亲属染指树苗生意。久而久之,老百姓一听要换领导了,立马想到街上的树木又要遭殃了!

    本质上看,财富替代型发展的后面,无疑是巨大的财富破坏与浪费,而这种破坏与浪费的根子,则多半源自差的制度基础结构!

(2011年3月5日写于东京);部分内容载《浙江日报》2011-3-7日第12版)。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