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反垄断”  

2011-01-11 09:20:45|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式“反垄断”

赵 伟(浙江大学)

中国未完成的制度转型与“半拉子”市场经济之制度环境,令一些原本从成熟市场经济体模仿而来的法规的实施困难重重,也令有关执法机构不时陷入尴尬境地。这方面,“反垄断法”的实施和发改委“反垄断”执法面临的尴尬,当最为典型的例子!反垄断法主旨在于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环境,然而在“中国情景下”,多半变成了针对中小民企价格违规的武器,而面对巨型“非民企”的寡头垄断及随意涨价行为,不仅爱莫能助,有时还得帮其向大众解释!——一点看法

*********    *******  *******    ******       *****      ******

大学里一位“学二代”不无自夸地说,他坐的那辆“豪车”是以“政府采购”名义买来的,比一般市价至少便宜四分之一;他买的别墅也是托熟人打了大大的折扣拿来的,比常人买到的也便宜不少!很清楚这样说并不算吹嘘,实际上属于时下的流行!在时下房市、车市双双发热近乎失控的市场环境下,买车、买房没有关系,不仅得多花钱,而且还没多少选择余地!更有甚者,在中国,还有所谓“国内走私”之说。前不久从媒体报道中得知,国内跨地区之间贩卖烟草属于“走私”行为,在各地区烟草稽查者那里,是当作要案来查处的,即使合法烟草经营者也不行!刚看到这个报道还有些诧异,仔细琢磨后才搞清楚,在国内,同一个品牌的卷烟,在各地区的“官价”离奇地不一致,产地价格往往比加了运费的外地价格还高!为了维护烟草公司的利益,是不允许跨地区间“倒腾”的。实际上不仅烟草此类政府“专卖”品,而且别的非政府专卖品,针对不同区域、不同团体差别定价也是常有的事儿!

然而略微翻阅一下有关文献便不难发现,上述诸种行为,在一般市场经济国家尤其是欧美等发达市场经济国家,是被归入“价格歧视”之列,受到“反垄断法”之下的反“价格歧视”条款节制的。何为价格歧视?按照一般市场经济国家的有关法律界定,就是同一种商品或服务的供应商,针对不同购买者收取不同价格的行为。说通俗点就是“看人下菜碟儿”的行为。一般市场经济国家的“反垄断”法规,尤其是此类法规的长期实践,鉴别出了三个级别的价格歧视,分称一级、二级与三级价格歧视。其中“一级价格歧视”又称完全的价格歧视,指企业按照每位客户情形收取他所能够支付的最高价格的行为。“二级价格歧视”,指企业按照客户购买数量定价,一般是买的数量越多单价越低。“三级价格歧视”是指企业按照不同的群体或区域市场制订不同的价格。一般而言,企业会对那些价格-需求弹性高的市场取中低价策略,而对那些价格弹性低的地区采取高价策略。

比照诸如此类的“价格歧视”界定与分类便不难看出,前述“学二代”低价“豪车”、“关系价”豪宅案例,多半可归入“二级价格歧视”之列,而烟草公司区域有别的定价,尤其是本地与外地市场价“倒挂”案例,则可归入“三级价格歧视”之列。诸如此类的价格歧视,在一般市场经济国家多半会受到反垄断法实施机构的追究的,即便司法机构视而不见,也会为“好斗的”消费维权组织或个人借助法律诉讼给频频光顾到的。一旦被证明违法,企业要受到严厉惩罚的。多半因着法律的威慑,在西方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此类价格歧视往往难以大行其道。然而在时下的中国,此类公然的价格歧视行为,要么得到政府或明或暗的支持与鼓励,要么给“有关机构”视而不见,即便“好事的消费者”想告官,也往往找不到受理的机构。令人更感遗憾的是,即使在国家主管部门新近公布的反垄断“强化规则”(比如国家发改委新近公布的《反价格垄断规定》和《反价格垄断行政执法程序规定》)中,也难觅节制此类价格歧视行为意向的踪迹。

我以为,上述公然的价格歧视行为虽小,但其危害不可谓不大。此类行为不仅会令广大“贫民消费者”愤愤然,导致“社会舆情”的恶化,而且还会加剧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与中央提倡并极力推动的建设“和谐社会”的努力在背道而驰!

然而客观地来看,此类价格歧视行为比之垄断行业的做法来,可谓小巫见大巫了。在巨型企业尤其是“国企”垄断的行业,产品与服务的价格并非按照市场竞争原则形成,而多半是按“成本”加“合理利润”定价的,这里的“成本”及“合理利润”,多半也由企业说了算,当然往往给“主管部门”所默许。于是乎我们不无遗憾地看到,每当垄断行业出现亏损,首先想到的便是涨价而非压缩成本,更不会有破产重组的事儿。而与其亏损并存的往往是职工尤其是管理层的高福利与高工资!此类垄断行为,实际上并不受现行反垄断法实施机构的节制。国内现行反垄断法实施机构,显然只将中小企业或“个人串通涨价”等“小打小闹”的行为作为其“工作重心”,而对垄断行业尤其是国有垄断行业的行为视而不见,更不要说去理会一下垄断产生的根子了。

理论上而言,垄断产生的根子是企业规模过大,大到有了操控市场价格的能力,因而破坏了竞争性市场正常运作的环境,进而导致低效率和资源的低效率配置。后者损害的是全体国民的利益。因此反垄断的法理基础是保护公平竞争,这与维护社会公正想一致,也与维护资源配置效率一致。多半基于这一逻辑,一般市场经济体反垄断举措的重头,在于遏制垄断力量的形成。由此我们看到,美国反垄断法一出台就直呼为《反托拉斯法》,欧、美、日等国反垄断法要么称作《公平竞争法》,要么称作“反不正当竞争法”。同样我们看到,自反垄断法诞生迄今,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等机构始终不渝所关注的重心,是对垄断力量的遏制,由此形成了拆分巨型垄断企业的“传统”,从早期拆分巨型美孚等石油公司、铁路公司,到上世纪70年代拆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 & T),再到上世纪90年代19个州状告微软。与此相似,欧盟国家反垄断机构也不时与巨型企业抗争,最近的例子是对微软的巨额罚款。反观中国反垄断法规自诞生迄今的司法实践,尚未看到有关机构对任何一家垄断企业举起法律大棒,更谈不上拆分巨型垄断企业了!如此反垄断,多半带有治标不治本的倾向。

当然话又说回来,“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体制与西方国家原本就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存在一个占居“主宰”或“主导”地位的国企尤其是“央企”群体,面对国企和“央企”,反垄断法的实施无疑须“打折”!因为这些企业与实施反垄断法的政府机构的利益往往是一致的!

(原载《浙江日报》2011-1-10(10),此处略有改动:http://zjdaily.zjol.com.cn/html/2011-01/10/node_12.htm ;)

  评论这张
 
阅读(16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