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希腊危机凸显欧盟体制缺陷——2010年大国经济之忧(之二)  

2010-05-02 11:35:15|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危机凸显欧盟体制缺陷

——2010年大国经济之忧(之二)

赵 伟(浙江大学)

2.1 欧盟经济之忧:希腊危机已挑明

欧盟是个高度一体化了的经济与政治组织,还不可与美国、日本那样的单个国民经济相比。但由于其内部一体化程度很高,且实施着划一的货币政策,越来越被国际社会视为了一个经济实体。2010年余下的时段以及下一年这个大经济体的前景究竟如何?希腊危机实际上已经露出了明确的信号:未来麻烦不小。说的更大胆些,至少在2010年余下的时段,在全球主要发达经济实体中,欧盟经济问题可能最大,最为棘手!最大与最棘手的一个主要迹象,是“希腊病”的愈演愈烈,而随着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近期调低希腊、葡萄牙及西班牙等欧盟“边缘国家”主权信用级别,危机显然正在以发散式而非收敛式轨迹演进。这是令各方最为担心的。

我以为,要判断欧盟与欧元区2010年余下时段经济走势,还须从对希腊危机的解剖开始。因为希腊虽小,经济总量仅占欧元区比重的约3%,但其问题在欧盟具有普遍性。

希腊危机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简单地说是债务危机,是公共债务危机。这不是美国式的“次贷危机”那样的债务危机,就是说不是公司或家庭债务危机,而是整个国家的财政发生了债务危机。说具体点,就是国家的财政入不敷出,赤字特大,借助发行债券度日,且债券发行超过应有的限度。危机暴露后人们发现希腊政府年度财政赤字已经占到GDP的12.7%,公共债务占到年度GDP的近120%,都大大超过欧盟有关公约所定3%和60%的“上限”。这个程度,如果说得严重点,实际上意味着政府近乎破产,无力自救!如若不借助外力去救助的话,希腊政府破产无疑!导致政府乃至整个国家财政破产链条的“前半截”,大体上可做如下描述:

公共债务危机→政府公债信用级别下跌→公债发行困难→公债还本付息落空→……

我们知道,一国公债券是以国家信用作为担保的,公债券还本付息一旦发生困难,会导致购买公债券的公司及家庭资产兑现发生问题,进而导致金融紊乱,最后则可能导致整个市场混乱,把经济推入灾难之中!如果说美国式的“次贷危机”最后尚有政府及央行给私营企业部门“兜底”,因而可依托政府赤字财政度过难关的话。那么希腊债务危机则犹如釜底抽了薪,它本身就是由政府财政危机引发的,政府自身难保!而欧元区体制下希腊国家央行之“行中行”地位已经给弱化到了极点,难以给政府财政以应有的支持。若无国际社会去救助,很难靠自身力量度过难关!就这个意义来说,希腊危机比之美国“次贷危机”来,引出的风险更大!

希腊经济规模虽然不大,但危机的破坏性影响则不可小觑。就此次危机发生以来迄今的事态进展来分析,其破坏性影响实际上一度在三个空间层次上在扩散:

第一个是欧元区范围。希腊是由16个欧盟国家组成的欧元区的重要一员。2001年就放弃了本国货币而采用欧元。希腊危机若处理不当,无疑会导致这个区域货币体系陷入困境,甚至可能归于解体。

第二个层面是欧盟范围。希腊是27个欧盟成员国之一,同时是较老的成员之一。欧盟一体化安排将希腊商品市场与资本市场乃至经济政策都与欧盟核心国家绑在了一起。希腊债务危机实际上已经危及到欧盟一体化进程,对于刚刚经历了“金融海啸”打击的欧盟经济,尤其是欧洲大陆经济,无异于雪上加霜。

第三个层面是世界经济。目前世界经济虽已露出了复苏的曙光,但不确定因素太多,前景实难逆料,稍有风吹草动即可能导致复苏逆转。希腊危机发生在发达国家财政普遍吃紧的背景下,其负面影响有被放大的危险,因此不可小觑!

上述三个层面的负面影响一旦遇到别的“放大”因素,或可能放大希腊债务危机的负面影响,最终危及世界经济复苏,这一点不能不令国际社会关注!就这个意义上,我以为希腊危机不仅仅是欧盟及欧元区的麻烦,也是整个世界经济的麻烦!必须予以高度重视。而就欧元区与欧盟两个空间视野来看,希腊危机虽然可借助众力“抹平”,但希腊的紧缩或可产生恶性链条效应,延缓欧元区乃至欧洲经济的复苏。

2.2希腊危机:暴露了欧元区与欧盟的制度缺陷

我们知道,希腊危机虽然近期才发生,但其隐患由来已久。隐患可追溯到2001年该国加入欧元区时段,与那时的一项“权宜”安排密不可分。欧元区启动之前原本就有个好些个协议,要求成员国抑制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后来还达成一个公约,即《稳定及增长公约》,提出了一些明确的约束条件,其中对于公共财政的约束条件是,成员国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60%。这原本是个硬性规定,尤其是对欧元区国家约束更强。然而在后来的实施过程中,绝大多数成员国都超过了原定标准。现在看来,希腊超标最大。要命的是,实际上的预算赤字超标被有意地掩盖了起来,表面上看起来赤字比重不大,且大体合乎公约要求,但实际上超标程度很大。这意味着某种欺骗,是政治家们的欺骗!之所以能发生这种事儿,多半得益于总部设在美国的一些国际咨询与投资兼具的巨头们的“技术处理”!目前翻出来的典型案例,要属高盛公司了。在希腊为加入欧元区而“做平”其赤字比重的努力中,高盛借助其娴熟而高超的金融运作,帮助希腊掩盖了部分赤字!这中间最重要的一种手段,就是所谓货币掉期交易了!

一般而言,货币掉期就是将一定额度的某种货币在两个时点买入卖出或做相反操作,或曰调换时点。这属于掉期业务的一种。我们知道,经济学意义上的掉期交易,是指交易双方在两个不同时点资产或者现金反方向的交换操作。通过这种操作可以化解未来不确定性引出的可能风险。但现在看来,高盛给希腊的操作,原本就处于隐瞒债务的目的,而非金融界常用的避险。它的做法是,让希腊政府把以美元、日元等外币发行的政府远期债券,置换成即期欧元货币流,并约定八年之后即2019年再归还外币债券并付息。这种“掉期”不仅跨度大,而且涉及到利息,显然超出了一般意义上货币掉期交易的范畴,一般意义的货币掉期文易,仅涉及到两种货币间的跨时兑换,并不涉及利息。不难推断,当年希腊政府由于有高盛等投资咨询公司诸如此类的操作,将未来欧元现金流拿到当时去“顶包”,表面上自然达到了欧盟公约的要求。但预埋了今天危机的隐患。因为赤字终归是赤字,再怎么倒腾,也难以抹掉的。不仅如此,这样的掉期操作,事实上还增加了财政利息成本。现在看来,高盛的这一招,虽然救了希腊的急,助希腊顺利达标加入了欧元区,但留下的后患可谓无穷!这也就是经济学家们常说的,“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

表面上看,希腊危机引出的问题是欧元区几个成员国的自身问题,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政府赤字及公共债务“超标”,并非个别成员特有,而已是欧盟国家的普遍问题。现在各方都在揣测并担心,希腊隐瞒赤字及公共债务或许仅是冰山一角!事实上葡萄牙、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等成员国,都存在类似问题。更有甚者,欧盟那个公约要求的赤字占GDP比重,目前没有几个成员能达到。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欧元区乃至欧盟一体化在体制上就存在缺陷——难以克服的缺陷。

2.3 欧盟体制缺陷:三个突出且难治

还在欧盟建立单一市场之际,许多有识之士就认为,未来的体制存在天然的缺陷,遇到经济波动,成员国政府自主调节能力减弱,无助于消弭经济衰退。现在看来,这个预测多半给言中了。我以为欧盟也好,欧元区也好,在体制上的确存在一些难以解决的缺陷,其中三个缺陷最为明显:

第一个是,一体化制度安排导致了经济活动核心-外围分野的加速。具体表现是,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等“边缘经济”与法国、德国以及英国等核心大国之间的差距难以弥和,日益被边缘化。一体化事实上导致了前一类国家人力资本的大量流失,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但后一类国家的效率并未有明显的提升。事实上自欧盟统一大市场建立以来,其总体的经济表现一直就差强人意,最好的年份经济平均增速也就2%多点,多数年份增速在2%以下,难以和美国经济的强劲表现相提并论。这意味着经济一体化,加上欧盟的不断扩大,实际上牺牲了部分经济效率。

第二个是,欧盟范围内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力求一致的财政政策体制安排,与国别经济政策实施要求的灵活性存在难以克服的冲突。欧盟自实现内部统一大市场及建立欧元区以来,力求统一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基本由欧洲中央银行掌管,同时要求成员国约束财政赤字。由此在成员国政府那里,两大宏观政策中,只有财政政策具有一定灵活性。干预经济活动尤其是反经济周期,只能诉诸财政政策,而无法利用财政政策,更无法像独立经济体那样灵活搭配两大宏观政策。经济学研究揭示,理想的宏观经济政策应是两大宏观政策的适度“搭配”。一般而言,松的财政政策需要略紧的货币政策予以配合,或者相反。但在欧盟先行一体化体制安排下,成员国尤其是欧元区国家自主运用货币政策的权限及空间很小,只能动用财政政策一个工具,无法辅之以本国期望的货币政策,这显然无益于改善国别经济运行状况!

第三个缺陷是,主权国家联盟本质与单一经济体一刀切的经济政策之间的冲突。理论上来看,欧盟目前的一体化程度,都到了实施统一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地步,就是说欧盟委员会可以仿照美国联邦政府那样去制订与实施统一的宏观政策。然而由于各成员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欧盟权力机构还无法像国别政府那样去推行一致的政策。好的宏观政策难以得到成员国一致的遵循,其有效性就要大打折扣了!此次希腊政府隐瞒债务,就暴露了这方面的问题。

上述缺陷,短期内看不到解决的路径,我以为此次希腊危机,将会促使各方重新审视欧洲一体化现行制度安排,或许还会提出改进方案的。

客观地来看,进入“后金融危机”时段以来,欧盟上述体制上的缺陷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正在扩大,由于这些缺陷的放大,欧盟的复苏不仅将晚于美国和别的OECD国家,而且其“二次探底”概率要高得多。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532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