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衰退:“日本式的”?  

2010-03-30 10:25:01|  分类: 学术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衰退:“日本式的”?

赵 伟(浙江大学)

日本经济已经衰退了多年,但其糟糕的经济数据与大众生活现实状态之间,似乎存在明显的差异。我以为,对于以往十多年日本经济走走停停的国民福利效应,需要予以重新审视。

无论就官方公布的经济统计数据来看,还是借助规范的宏观经济分析,都不难得出结论,自1991年“泡沫经济”崩溃以来,日本经济的表现可谓“走走停停”,好一阵坏一阵儿。自那以来的将近20年间,日本经济“零增长”乃至负增长的年份,当不少于10年。由此印证了日本经济界一个自嘲式的说法:“失去的十年”!

按理说,一个遭受了多年经济走走停停折磨的国度,国民生活当是很艰难的了!然而当你来到这个国家,当你去它的大小城市走上一圈,当你通过与日本朋友们的闲聊算算他们的收入“性价比”之后,便不由地会忘掉经济衰退一词,取而代之的是“繁荣”、“发达”、“文明”以及“国民素质”等字眼!因为到处感受到的似乎是繁荣而非衰退。无论东京、大阪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还是九州、四国等外围区域的一些中心城市,其大小“商圈”的繁荣程度,比之杭州的“武林商圈”乃至上海南京路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有所不同的是,那里的商店与商品档次要高得多,消费秩序与消费环境要好的多,商家与顾客行为举止要文明的多!由此我的头脑中不时地生出一个疑问,这难道也叫衰退?难道经济学家们搞错了?我相信每一位近期到过日本的中国经济学人,都会生出这样的疑惑来!

一面是差池的经济数据,挨骂的政府,经济数据不佳导致的政府“走马灯”似的“换班”,另一面是繁荣而整洁的街市,良好的社会治安,地铁、火车站潮水一般的“赶车族”,商业中心潮水一样的购物族,……如此等等,全然没了旧电影旧小说尤其是“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所描述的资本主义经济萧条期间那种可怕而混乱的场面。甚至在中国大城市商业街习以为常,在欧美发达国家也不失为一景的城市“讨饭族”,在这里似乎也很鲜见!而像杭州延安路几座行人过街天桥上时常看到的那种跪地磕头乞讨的丑陋现象,在珠三角一些城市习以为常的飞车抢夺现象,对于日本大众而言,可能犹如隔世新闻了!诸如此类的现实与我们关于经济衰退的某些先入之见印象的巨大反差,都令人禁不住要生出疑问,这能叫经济“衰退”吗?我曾在一文中说过,如果要叫经济衰退的话,可称作“日本式的”衰退了。这听起来颇有几分“中国智慧”的味道,我们不是有许多“中国特色”的叫法吗?基于近年多次赴日访学、小住的亲身经历与亲眼所见,我以为对于日本经济以往十几年走走停停的国民福利效应,尤其是对高新阶层实际生活与福利的影响,需要重新审视。

我们知道,经济学家判断一个经济体的好坏,往往盯住几组宏观数据,最重要的是GDP增速尤其是人均GDP增速,此外还要加上财政赤字、资本市场表现等“技术指标”。若拿这些常规数据判断,不难否认日本经济的糟糕表现。然而如若撇开这些枯燥的数据,深入到日本活生生的社会经济之中感受并观察一番的话,我想多半人会同意我的如下看法的:过去近20年日本经济的走走停停,并未对其国民生活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实际上近些年来,日本国民生活与福利水平不仅未有下降,多半还得到了改善与提升。仔细琢磨便不难发现,这种提升多半与以下因素联系在一起:一个是大跌的房价与房租,由此极大地缩减了大众花在居住方面的开支,而将“余钱”用于别的消费上。在经济崩溃之前,日本大城市白领家庭要买一套单元房,至少需要20年的积蓄。随着不动产价格的崩溃和房价的一落千丈,缩短到了10年左右,同期大小城市的房租平均跌了近一半。另一个是消费品价格的下降,由此提高了工薪阶层的实际收入。泡沫经济崩溃以来的近20年间,日本各种消费品的价格指数多年都在零上下徘徊,期间有好几年呈负增长或曰“通货紧缩”。这对于一般工薪阶层而言,即使名义工资不怎么涨,但随着消费品价格的下降,实际收入无疑是上升了。第三个因素是国际化。过去近20年间,日本企业大举投资于海外,建立了大批海外生产基地,纷纷将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低端环节移往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而将高端环节保留在国内。由此不仅获取了直接投资的巨大收益,而且借助国际贸易的福利“剪刀差”,获得额外的福利。别的不说,单是中日贸易,对于日本大众的福利贡献就不可谓小。说的明确些,在“日本式衰退”中,日本大众从“中国制造”之物美价廉中无疑是获得了巨大好处的!

(来源:《浙江日报》2010-3-30)

  评论这张
 
阅读(14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