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大国经济之忧(之一)  

2010-03-26 22:04:04|  分类: 学术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大国经济之忧(之一)

赵 伟(浙江大学)

1.0 引言

这两年连续两个中国大年长假,一大半时间都是在日本过的。去年在东京郊外的千叶县小镇市川小住,今年则应朋友之邀去了北九州访学,顺道在九州岛的几座城市走了一圈。作为学人,自然是学术度假两不误了。近些年随着国内经济的迅速跃升,过年“喧嚣”之势也与年俱增,难得找个清静的去处。不仅如此,过年的“成本”也似乎在连年跃升。不要说饭店的年夜饭价码等“显性成本”连年暴涨,海南度假游的价码高得要吓倒富翁!即便像普通老百姓回老家团聚,走亲访友这类事儿,成本也在一个劲儿地往上窜!经济学视野来看,这种成本不仅包括了出行费用等“显性成本”,而且还包含着拥挤嘈杂等“隐性成本”。加上长假期间的服务质量普遍下降,“性价比”较之平日往往大跌不少。出行往往得有花钱买气受的风险意识!相比较而言,异国他乡倒要清静得多了。享受清静之余,还可交流学术,思考点感兴趣的专业问题!这一点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清静致远”的意境吧!

作为研究经济的,“清静”下来的思考依然离不开本行话题。既然在紧邻中国的东瀛小住,思考的问题,自然离不开两国经济。在世界经济经历了一场金融危机的袭击之后,最值得思考的,要数经济前景,尤其是2010年剩下的时段的经济前景了。这中间最值得谈论的一个前景,便是接下去包括日本和中国在内的一些大经济实体各自的“烦恼”了。

1.1 日本经济两忧

这里先说说日本。就最近一连串涉及日本经济的事变及其进展来看,接下去一年,日本经济至少有两个大的烦恼:一个是相对经济实力的下降,这中间最具“临界性”影响的,就是全球第二经济大国地位无可挽回地失去。客观地来看,自1991年泡沫经济崩溃以来,十数年间日本经济的相对规模,多数年份都在下滑。权威机构的比较研究显示,若以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经济规模为100,则在“泡沫经济”崩溃后的头几年,即从1991年到1995年间,日本经济的相对规模一度还有所上升,由1990年的53%升至1995年的71%。然而自1995年以来,其相对规模便迅速下滑:2000年跌至相当于美国经济规模的47%,2005年跌至36%,2009年跌至约35%!与此同时,中国的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持续高增长,同样以美国经济为100,则1990年中国经济仅相当于7%,1995年提高到10%,2000年提高到12%,2005年提高到18%,去年即2009年已跃升至接近35%的规模,与日本经济不相上下。如若不出大的意外,则2010年可达到相当于美国经济规模的38%,超过日本不在话下!不仅如此,以中国人口、资源规模以及潜在经济增长力推算,日本经济一旦为中国所超越,将意味着永远失去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上世纪70年代当日本经济坐上这个“宝座”的时候,曾经令其国民自豪不已。2010年当日本无可挽回地失去这个宝座的时候,其国民尤其是产业界的伤感,当是不难预料的!

2010年大国经济之忧(之一) - 赵伟 - 赵伟的博客

图:中日经济规模相当于美国规模的变化(1985-2010)

第二个是制造业的麻烦。这个麻烦是由丰田召回事件引出的。在西方世界或曰文明国度,汽车召回原本是久已形成的产业惯例。然而这一回日本丰田的召回则颇有些不同。这种不同首先是与丰田在日本制造业中的显赫地位分不开的。丰田不仅代表着“日本制造”的精良品质,而且还是日本企业管理水准的象征。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消费者形成了一种看法,这种看法逐步感染了别国的消费者,这便是“日本制造”即等于“全球品质第一”。这个品质原本是由丰田、松下、索尼等战后崛起的一批“英雄式”企业所创造并维持下来的。现在这个“神话”要给丰田破坏了,至少可以说给玷污了。这一点能不令日本国民痛心吗?另一个不同是,这一次大规模的召回发生在一场全球性经济衰退之后。在经济衰退的阴影尚未褪去,复苏基础极其脆弱的背景下,丰田的麻烦无疑就是日本经济的麻烦,尤其是日本制造业的麻烦。不仅如此,此次丰田召回事件发生的国度和时机,也意味着麻烦是不会立马化解的。我们知道,这次召回浪潮是由美国消费者掀起的,目前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经济政策主基调业已由去年的调结构优先变成了保就业优先,由此决定了美国贸易政策攻击性的骤然强化,国内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在抬头。这个节骨眼儿上发生了丰田召回事件,恰好授人以柄!别的不说,单是原本处在危难中的美国汽车制造商利益集团及其在国会的代言者们,就能借以推波助澜,使其复杂化!

1.2.日本经济之忧:“少子化”是原因?

有趣且值得留意的是,在日本学界不少人看来,2010年的这两个烦恼都可归因于“少子化”现象。他们认为,由于过去30多年日本出生率的不断下降,人口总规模不增反减,由此引出了两个效应:一个是劳动力供给量减少,另一个是年轻一代吃苦耐劳精神减弱。前者与经济规模相对下降联系在一起,后者则与制造业一线技术工人素质因而产品品质提升缓慢联系在一起!

翻阅有关统计数据发现,近年日本人口出生率下降、“少子化”以及劳动力供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过去十年间日本出生率与死亡率以及发生了“倒置”,由前者高于后者变为后者高于前者。其中仅2000年到2008年8年时间,出生率就由千分之9.96降至千分之7.87,降低了2个百分点以上!同期人口死亡率却由千分之8.15升至千分之9.26,超过出生率。其结果是人口自然增长率呈负值。这应该是劳动力供给减少的主要因素之一。除此而外,人口老龄化显然也对劳动力的供给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统计数据显示,从2006到09年短短三年,日本老年人口(65岁以上)占比就上升了2.2个百分点,由20%升至22.2%。一般而言,工业化国家人口增速因而劳动人口供给的下降,对其经济总产出的扩张确有延缓乃至缩减效应。这种减少与与制造业劳工素质之间的正相关性,则缺乏实证检验的支持。因为正常情况下,技术进步尤其是劳动节约型技术进步会弥补这个缺陷。因此我以为这种说法在逻辑上或许是通的,但需要的是严肃的实证研究来支撑。

(2010年2月17日写于日本北九州,感谢日本国际东亚研究中心戴二彪教授的盛情款待。未完待续)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225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