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广西恭城的魅力乡村  

2010-11-19 22:4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恭城的魅力乡村
——晚秋桂北行与思(之二·续)
赵 伟(浙江大学)
   2.3 生态黄岭村
   通往黄岭村的村道口竖着一块“人造怪石”,上书“中国沼气第一村”几个大字。一看便知其“卖点”所在!以前只听说过,沼气可以像煤气那样用来烧饭,解决乡村燃料问题,但用起来不怎么方便,且到了严寒季节,往往断气儿!到了黄岭村仔细考察后才知,而今沼气技术早已升级了,家家都安有储汽罐,从沤制到储备沼气大体上实现了全封闭,俨然一个“迷你”型煤气厂,一年四季可用。“沼气化”最直接的效应是生态保护。罗知颂教授对此颇有研究。据他调查,20多年前黄岭村周边山岭上能砍的树几乎都给村民砍去作柴火了,山上近乎光秃,面临“石漠化”威胁。自从推广了沼气之后,农民烧饭有了干净清洁的替代燃料,没人砍树了,山上树木重新形成了林子。不仅这些,据我实地观察,再加上向村民询问,发现黄岭村的沼气化还直接连着乡村生活的城市化。有了沼气,村民的居住与生活迈过了现代文明的第一道门槛,这便是“厕所文明”。不仅黄岭村,而且前面说过的红岩村。每家每户的沼气池犹如一个“迷你型”污水处理厂,“二层小楼”告别了旱厕所,安上了城里人那样的抽水马桶,实现了“厕所文明”。我曾在黄岭村一“农家乐旅馆”住过一宿,房间窗明几净,被褥一尘不染,卫生间设备现代而干净,热水24小时供应,电视、宽带网一应俱全,赶上大城市“商务酒店”的标准,只是房子更大。我曾在别处写过,现代文明的第一道门槛是“厕所文明”——告别臭气熏天的厕所。第二道门槛是垃圾分类。按照这些标准衡量,黄岭村的文明显然已迈过第一道“门槛”了。
   与靠了柿子树脱贫致富的红岩村一样,黄岭村也背山临水,一、两排二层小楼,依山脚地形错落铺开,青瓦粉墙。俯瞰小溪对岸的广袤田野。田野里种的也几乎全为果树。与红岩村不同,这里柿子树很少,大多为橘树,还有椪柑树等。在罗知颂教授和县里干部带领下,我们沿村道溜达了一圈,走了几户人家,家家生活显得富足与安逸。罗教授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去的几户人家拿我们当朋友那样对待!
   2.4 感人大岭山
   第三个村子叫大岭山村,距县城较远。还在去恭城的路上,罗知颂教授就说恭城有几面让人感动的山坡,山坡遍布砾石,村民背土上山,填在石头缝里,栽树种苗,十几年间把几座几近“石漠化”的荒山秃岭变成了花果山。陪同的县委干部说,那里距城较远,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去最好看,这次可去也不可去。我倒有个偏好,不大喜欢看花,倒喜欢看看那里秋天的景色。于是临时改变行程,驱车去了那里。
   到那里并未看到乡村,而直奔一年一度举办“桃花节”的山坡,坡上修建有很好的乡村公路,驾车可达半山腰,下车后即到“桃林坡”中心位置,环顾四周山坡,全是树木,多半是桃树,间或有几棵柿子树,挂满火红的柿子。山坡上种果树并不新奇,但如若仔细看看果树下面的土地,便会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田地?除了乱石岗,就是石灰岩质地的坡!所谓田地,不过是在断裂的岩缝形成的一个个沟壑间,人工辟出的不规则梯田。大多数果树就种在这些“梯田”里。更有甚者,相当一部分果树实际上给硬生生插种在石头夹缝里,犹如“华山松”那样生根拔苗。陪同的县委干部解释说,这些“石缝田”实际上是当地村民从山下背土上山,劈开石缝,填进土壤,而后种下果树。为了解决旱季果树生长灌溉问题,村民们还建了“水柜”或水窖积水。这样历经20年不懈的奋斗,终于将几座荒山秃岭变成了花果山。听了这段历史,再看看脚下长在石头夹缝田地里的桃树,颇让人动容!我相信每一个去那里参观并听到这段历史的游客,都会感动的!
   当然在村民艰苦奋斗的后面,也不乏政府的引导和支持。实际上在大岭山“万亩桃树林”的培育过程中,当地政府不仅给予积极鼓励,还适时予以引导乃至援助。修建了上山的路,借势举办“桃花节”,吸引游客,发展旅游。由此大大增加了村民的收入。
   我们未曾去村里,但在山坡上遇见一位村民在给果树培土,随便问了一下种桃树的收益,告知每年单是出售桃子一项,可获2-3万元收入;他说这还算少的,村里种植桃树最多的村民,年收入多达十几万元!    
(未完待续)
(2010-10-16日晨草就于恭城黄岭村,2010年10月17日晨改于阳朔)
 
【文章受版权法保护,可以转载,但须注明作者及来源,不标出处的拷贝行为等同偷窃!】
  评论这张
 
阅读(6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