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神户访学散记之二(续):山道弯弯,善意是可以传递的  

2009-07-14 15:06:37|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户访学散记之二(续):山道弯弯,善意是可以传递的

                                                 赵伟

3. 善意是可以传递的——老房客书信引出的话题

盛夏住在距大海不远的半山腰上,享受清凉与清净的感觉自然不错!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这是万古不变的定理,也是我所认定的真理之一。住定后略微熟悉了一下周围环境,发现这个定理再次显灵了!待朋友驾车拉我们去山下用餐,来回顺道“导游”介绍一番之后,便对日后出行路径及方式有了大概的印象。印象催生的一个突然认识是:这座山居大宅显然是为有车族准备的!没有汽车虽说还到不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但行起来肯定是要费时费力的!据我观察,一出门就是一条狭窄而陡峭的“长坡巷”,500米开外的山坡当腰才有条较宽的马路横穿而过,而到那条马路上才有公共汽车可乘。但无论是长坡巷中,还是坡腰马路交叉口左近,商店、饭馆踪影皆无。最近的超市在一站地开外,最近的面包房在两站地之外,最近的“24小时店”,则在近三站地开外,至于每天必去的学校,还在另一条山坡上,去那里得先下山再上山,山路更多,更远!

稍后想起了客居屋管理员留下的一封英文手写信,拿来一看,标题为“致下一位房客”。仔细读来,方知系一位曾在这座大屋居住过的新西兰人的“作品”。信的“引言”说,他与他的家人于2005/06之岁末年初曾在这座山居大屋住了一个月,“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时段”,特写下一些在此居住的经验,供后来入住者参考,助其度过一个“同样美好的时段”。接下来便按照外出购物、乘车、打的、处理垃圾等条目,分门别类同时不失简明扼要地描述了在此居家与外出的一些经验。比如在“超市与购物”条目下,描述了最近的超市及其位置,在“银行取现”条目下,描述了最近的ATMA机及银行位置和开业时间,在“乘坐巴士”条目下则描述了几条最近的巴士线路。此外还有,“哪里可以买药”、“怎样分装垃圾” ,以及“管理员不在时断电了如何处理?”之类的忠告。每一项都交代的很仔细。对于我这样的新入住者而言,的确非常有用而及时,几乎回答了我先前所有的疑虑,不由地使人心生感激之情!我注意到,在这位新西兰人所书两页长信的后面,还有一页半的续篇,字体与前面明显不同,标题为“来自下一位房客的一些信息”,时间为2006年3月。就是说,在那位新西兰一家人走后个把月,来了第二家房客。这家房客临离开前,写了续篇,加了更多的有用信息。比如最近的邮局怎样走?哪里可以买到好吃又便宜的外卖食品?山上的公园多么好玩!如此等等。显而易见,这家“房客”在受益于前任者善意的建言之后,或者受到了这种善意的感染,或者说善意发挥了“示范效应”,由此在这种善意之上添加了新的善意并将其传递了下来。至今算来已逾三年时间。相信那以后的每位房东,都会从他们的善言受到或多或少的益处。这可以称作一种善意的传递吧!

看来善意不仅是可以传递的,而且还会以增量方式传递,每经过一道手,极有可能增加分量。不仅如此,善意还可能会以递增方式传递下去的!善意、善举以递增方式传递的最为经典的例子,可能要数巴尔扎克在《悲惨世界》中杜撰的故事了。故事的主人公冉阿让因大主教的善意而得以感化,得以弃恶从善,洗心革面,而后则是将大主教给予他的这种善意,以增量的方式传递给了巴黎一名低级妓女留下的孤女,甚至为后者的幸福赴汤蹈火而在所不辞!故事颇为感人,同时颇有教化意义。然而杜撰总归杜撰,巴尔扎克笔下描述的,是理想而伟大的善意与善举,日常生活中要找到这样的“原型”近乎不大可能。但要找到我这里所讲的善举还是不难的,因为此类善意与善举对于常人而言,可谓举手之劳的事儿。

留意一下人们进出公共场所弹簧门时的举止,便不难感悟到善意的传递。我相信时下国内大城市大多数人在推开商店、车站等公共去处建筑物的弹簧门进出时,会习惯性地拉住门,待到后面人的手接上来才放开,因为担心突然撒手撞着后面的人。人较多时,弹簧门会在人们手中一个个传递下去,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善意的传递。然而十几年前,国内并非如此,清华一位留英学友亲口告诉我,他在英伦待了年余时间回国后,在北京某大百货商店进门时拉住弹簧门等后面的人接住,但后面的那位立马止步不前,以警觉的眼神看着他,可能猜想他要用弹簧门撞人!我以为,即使这种举手之劳的善意传递系统,也多半与现代文明社会联系在一起,属于现代文明社会的行为规则。

我还有个固执的看法,以为现代文明社会人们在公众场合的行为,考虑别人是否方便比考虑自己是否方便要多些。而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础,是惠及一般大众的财富分配与民主分享的制度安排,有了这种制度安排,人人平等理念便有了根基。相反,在那些民主基础薄弱的社会,尤其是在那些权贵社会或等级盛行的社会,即使举手之劳的善意,也难以形成传递系统。因为此类社会盛行的规则是“下级”为“上级”服务,“下面人”为“上面人”效劳。像替人开门、善意提醒之类的事,地位高的人不屑一顾,因为他们压根儿没有平等意识,地位低的人和“下面人”,不是自己的“上级”,也不愿去搭理。久而久之,将替别人开门,替别人是否方便着想的行为多半等同于“下面人”的行为,既然大家都要做“上面人”,至少要装着做“上面人”,谁还愿意为别人服务呢?!

按说国内大学生的民主意识强烈,平等意识高些,但此类举手之劳的善意传递,也似乎不时受阻。不久前我本人就遇见这样一件事儿:在进入一座教学大楼的弹簧门时,感到后面有人跟进,我便习惯性地将门拉住,等后面的人接手,但不曾想到,后面跟进的那位两手一缩,身子一侧头一低,从我胳臂下的门缝钻了过去!硬生生将我的善意给抛弃了,简直令人啼笑皆非!仔细一看,发现是位矮个女生,后面有学生告诉我,那是我们院的本科生!作为老师,我亦无言以对!仔细想来,这也不能全怪学生,时下社会风气欠佳,特权、权贵现象充斥,各“国有”、“公有”单位,上下级行政级别界定清晰,分野森严,越来越多的学者也乐此不疲,沽名钓“官”(位)者众,潜心学问者寡。加之电视上领导出行别人给打伞、开门之类的新闻报道,以及连篇累牍的帝王影视剧中“上面人”使唤“下面人的故事,孩子们从小就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样的环境,即使举手之劳的善意,也很难形成某种传递系统。而那些要花私人成本同时没有任何直接回报的善意与善举,则更难以形成传递系统了!

写到这里,禁不住想起另一个例子:二十年前赴英留学,在伦敦一条街上看到人们在豪雨中秩序井然地排队乘坐公共车,车来了没有一个人越位去挤,一个个按次序徐徐上车买票,其中不少人还未带雨伞,感到很是新奇!因为那时国内许多城市的公共车,都奉行争先恐后抢座位的规则,即使五、六个人也要挤一挤的,担心别人抢了位子!当时还以为中国经济落后,将来发达了会好些,盼着古人所言“衣食租而知荣辱”时代的到来。然而自那以来20年时间过去了,中国的经济翻了几番,但大城市乘坐公交车、地铁的秩序似乎并未见到有多少改善,大的公交站还须借助回廊式铁栅栏维持秩序!有人将此归结为国民素质,但仔细想来,这多半与等级社会的“示范效应”有关。可以说特权不废,民主与自立精神难以普及,举手之劳的善意与善举被视为“下面人”行为的观念难移,现代文明规范终究难立,这个“链条”或怪圈,无疑阻遏着人类善意“传递系统”的形成!当然这只是本人的一点浅见。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虽住在山腰大宅,但迄今爬山并不算多。周末有朋友驾车来访,专门载我们去海边一座人工岛上购物,买了一大堆食品、用品,足够安居享用,而去学校的公共车,链接似乎也很便捷!毕竟是住在发达国家!

                                                             (2009-7-13日晚于草就于神户六甲山Roy Smith House)

  评论这张
 
阅读(8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