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神户访学散记:之一  

2009-07-12 11:10:59|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户访学散记:之一

                                                         赵伟

0. 引子:异国访学,多半是一种“缘分”

一个多少有点偶然的“缘分”,在我多年断断续续赴英伦及欧陆求学与访学之后,近几年成了日本多所大学的常客,每年来日本至三两趟,或讲学、访学,或参加国际会议。相比较而言,与欧陆的大学则有些渐行渐远的迹象,除了偶尔接待那里来访的学人,偶尔借助电子传书,与那里的朋友分享学术成果与信息而外,专访变得越来越少了。而对于紧邻日本的造访,却与年俱增。年初刚刚在东京访学、小住半月,度过一个颇为惬意的春节,此次则来神户,准备过一个学术研究与轻松度假兼具的暑期!

这次神户访学与小住的约定,多少也带有偶然“缘分”安排的迹象,起因于去年夏天在京都的访学与小住。那次是应著名经济学家藤田昌久教授的邀请,在京大经济研究所访学,期间承蒙藤田教授举荐,在神户大学经济经营研究所做了一次讲演,由此引出了与神户大学几位经济学人的“学缘”。回国后不久后接到神户大学朋友的信函,先是约请合作撰文,后来则是邀我访学与小住,并帮我申请了校方的专项经费,由此得以成行。朋友原本是要我至少住三个月的,但我一则在国内有事儿要做,二则还舍不得“天堂杭州”的秋色和我所指导的几位学子们,后经“讨价还价”,商减为一月,并选择了暑期。但愿此次访学与小住,像先前几次那样同样惬意,兼具学位与人生感悟的多重收获!为了督促自我有意识地感知异国他乡的世界,为达学问与人生感悟的双重长进,这里特加一项额外任务,这便是将接下来在神户将要度过的一月所历所思记录下来,除了与朋友们分享而外,更重要的是,留下一点作为学人的自我生活之“现在进行时”,供晚年揣摩。

在浩瀚无比且充满黑洞和各种“暗物质”的宇宙中有太阳系这样的星系不足为怪,但有承载生命的地球则多少有些偶然,生命中能有人类更是偶然中的偶然。在浩瀚的宇宙中,一个人犹如一粒微尘,能飘到人世间也是偶然中的偶然,与地球上的许多生物相比,人的生命是非常短暂的,然而能将个体生命的一些有意且有趣的时刻记录下来,借助非生命的文字留存与传播,与谋面或未曾谋面的朋友们分享,借以褒奖善与美,无疑也是一件既有趣也有益事情。既然如此,那就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吧!

1. 旅途两头的经历

从杭州到神户非常便捷,搭乘多年一成不变的日航-东航共享代码的JL638航班,直达距神户最近的关西国际机场,仅需两小时10分钟左右时间。而后转乘陆上交通工具,一个多小时即到。就旅途距离来看,空中飞行在杭州和神户都一样,没有多少可议的,但在飞机两端的陆上交通安排,则大相径庭,简直犹如两个世界!由不得令人生出颇多感叹,由不得使人要评说几句。

自杭州出发,机场本身就在本埠,即杭州萧山机场,距市区也就20多公里,距城西我家住地再加十一二公里,也就30多公里。对于汽车时代,这个距离肯定不算远,然而每每去机场“打飞的”,常常使人犯难,得提前好几个小时去赶车。一般而言,自杭州市区去萧山机场仅有两种可行方式:一种是乘坐民航大巴,一种是“打的”。前一种方式费时费力也不怎么省钱。诺大的城市,民航大巴只有一个始发点,由一家官办公司垄断经营。一成不变的冷面孔加上一成不变的低水平服务。从家里出发,得先“打的”到位于武林门的民航售票处,再从那里换乘大巴去机场。大巴视客流情况而发,若运气好些,打的-大巴衔接即使很紧凑,至少也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若运气不佳,则费时更多!后一种方式肯定费钱,省时与否则很难说,有时还得将安全及舒适考虑置于度外!一般交通低谷时段,若顺利打到的,一个小时之内可到机场。但在周日交通堵塞情形下,就没个准了!有次我从外地回杭州,打的回家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自那以后,为避免误机,我常常避开高峰时段打的去机场。比如若是早晨9点的航班,那我一般六点多就得打的出发,因为一过7点,市内交通便开始拥堵,一堵车,乘车时间就没个准了!杭州的的士,一度曾是全国大城市标准最高的,一律的2.0排量和20万以上车价,曽令国内许多城市羡慕。然而数年下来,多数车的外观虽然不错,但内部设施早已面目全非,脏乱是常有的事儿。至于安全感,则全凭运气了。若遇个稳重的“的哥”,感觉还不错,若运气不佳,遇上一位“二疯子”司机,时而逆行绕越红灯,时而见缝插针超车,若“飞车党那样行进,则令人提心吊胆!此次去萧山机场还算运气,正值低谷时段,司机也算老成。然而即使这样顺顺当当,也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外加整整120元车费。

到了关西机场,情形截然不同。关西机场不在神户而远在大阪,距神户大学所在地滩区刘家台大约90公里。行前神户大学的朋友说要亲自驾车来机场接,被我婉拒。因为基于以往几次日本旅行的经历,尤其是自关西机场到附近几座城市往返数次的经历,我料定自机场去神户并不难,可以自理,因此不愿麻烦朋友!神户的朋友拗不过,最后达成一个“妥协”,说给我预约了一种小巴,称这种小巴可从机场候机楼口直达给我在神户预定的住所。到达关西机场后,去神户的陆上经历一如朋友预先所述:出机场海关十几米处,即有预约小巴公司MK柜台,上前一打听即知我的姓名及所去地点,等了不一会儿即招呼我们去大厅外乘车。车子是一辆9座的小巴,总共座了7位乘客。乘客一落座,司机先拿出一份清单一一核对目的地后,即刻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即进入神户滩区。而后是穿街过巷,将乘客一一送到家门口。我和妻子显然是最远的乘客,因此也是小巴最后下车的乘客。我们的住所位于六甲台下一面山坡上,坡道既狭窄又陡峭,小巴车况极佳,没怎么费力即爬上山路尽头,停稳后一下车,发现已经到了给我预定的大学宾馆的门口,朋友们已经在那里恭候了。

算了一下,从关西机场到神户住所,近90公里的路程只花了大约80分钟,当然这中间不少时间是花在抵达神户滩区后逐一送客上。快捷自不待说,其舒适性和安全感尤其值得称道。说到舒适性,车子状况和司机的敬业与服务意识最值得一提。小巴外表与眼下国内一些商务车无异,但内外整洁,一尘不染,加之无抽烟者烟气污染,一路空气清醒,乘坐舒适自不待说。提及司机服务,最值得一提的是对乘客行李处理方式。从乘客一到车边起,所携行李全由司机打理,无论大箱小包,皆由司机一人负责装卸,乘客俨然成了“甩手掌柜”!说到安全性,最值得称道的可能要数其健全的文字记录和规范的提醒制度。乘客一经预约,显然就有了一份文字记录,从乘车到最后下车,一路不断有司机提醒,由此无形中给人一种旅行的安全感。

实际上,从关西机场到神户、京都等关西大城市的陆上交通链接,有火车也有汽车,其中火车有快慢车多种选择,有些区间还有多家公司经营,有多条线路利用。乘汽车则有好几种选择。最便宜同时发车最频繁的要数大巴,最昂贵但也最快捷的可能要数的士了。这种预约小巴,实际上介于的士与大巴之间。值得一提的是,无论火车还是汽车,乘车站点就在候机楼边上,与候机楼“无缝对接”。

仔细琢磨,将乘客经预约“拼”起来,不失为一种规范而商业化的出租“拼车”方式,提供了机场到住家“对接式”送客服务。此种方式即节省了运输成本和社会资源,又方便了大众出行,其益处多多。

反观杭州,由机场到市内再到住地,交通不仅不怎么便利,有时简直有些混乱。前年在日本京都访学回国不久举办国际会议,我仿照国外惯例一概未派人去机场接待,次日早餐见到社科院魏厚凯先生,抱怨多多。我一打听,原来此公晚上抵杭,打的到了半路上,司机称不识去大名鼎鼎的一座星级宾馆,将魏先生“倒卖”给了另一位的哥!害的先生为自身安全担心,想必事后后怕多日!

话又说回来,我们毕竟是发展中国家,有的打就不错了!但窃以为,日本此类借助规范“拼车”方式改善公共交通,尤其是大城市机场链接型交通的方式,既节省了公共资源,又方便了大众出行,当予以效仿!

(2009711日写于神户六甲台Joy Smith House)

  评论这张
 
阅读(11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