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伟的博客

且行且思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CRPE首席教授,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及苏黎士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神户大学、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国际东亚研究所等国外著名大学或研究机构客座教授。兼任上海大学、广西师大、重庆师大、宁波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及政府智库机构专家。研究兴趣涵盖空间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外国经济史多个领域。学术研究之余喜欢写随笔发议论,体验“我思故我在”之妙趣,与认识或不认识的学人学子们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经济大势与民企选择——江苏江阴讲演(之一)  

2009-12-27 23:52:04|  分类: 学术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经济大势与民企选择

——江苏江阴讲演(之一)

赵 伟(浙江大学)

1.1 引子:县域经济全靠民企支撑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给江阴的民营科技型企业经营者讲课,感谢江阴科技局的邀请。

这是我半年内第二次来江阴。第一次是今年六月份,那次应江阴市委及经济局邀请,参加了江阴市委市政府组织的一个高层论坛,主题是讨论地方政府提出的“城市三年行动”等战略。事先约略查阅了一下江阴的有关资料,获悉江阴市连续多年蝉联全国十强县第一名,经济实力雄厚。尤其引起我注意的是,江阴的主体企业与浙江多数县市相似,也以民营企业为主。但企业创新能力及“主打”产业,则似乎胜出浙江多数“强县”,这方面标志多多。比如江阴作为一个县级市,其上市公司众多。再比如江阴在新能源设备制造、特种钢生产等领域的发展,居于全国县域经济前列。这一点与浙江强势县域经济的民企明显不同。我还留意到,2008江阴地区生产总值1500多亿元,比与无锡市毗邻的浙江湖州一个地级市的产值(1032亿元)还要多50%左右,几乎要赶上浙江嘉兴的产值(1815亿元)了!而江阴市的财政收入,直追浙江嘉兴(江阴245亿元,嘉兴252亿元),而嘉兴在浙江地级市中的经济实力本身就不算差。由此可见江阴县域经济实力之强。

如此强的县域经济,民营企业功不可没,民企经营者与企业家功不可没。给这样一个全国经济最强县的民营企业经营者作报告,与大家交流,是件荣幸的事儿,我也很有兴趣!

今天的要讲的题目是临时定下来的。考虑到你们年会的参加者与目前企业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两方面因素,临时起了个题目,就叫做“后危机时代国内外经济大势与民企选择”。这个论题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经济大势”,另一个是“民企选择”。

1.2 做企业须关注国内外经济大势

先从大势说起。我以为做企业与搞政治一样,要审时度势,把握并顺应大势。哪些大势最要紧?就中国民营企业而言,三方面的大势最值得关注:一个是国内外经济走势。做企业也好,做投资也好,家庭理财也好,不关注经济大势是不行的。在一个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全球视野也是不行的。因此对经济大势的判断必须将国内外打通,由大及小,由远及近。另一个是政府重大举措尤其是宏观经济政策举措。在中国这样一个政府干预、参与经济很深很广的国家,这一点尤其重要。早先有一种说法:政策想让哪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一部分人多半将必富无疑!” 近期我的看法是,政府政策支持哪个产业,那个产业利润就会上冒,政府政策打压那个行业,那个行业的企业日子就不会好过。第三个是产业发展大势。做企业的,不仅要关注你那个行业发展的大势,而且要关注相邻关联产业的发展大势。

把握这些大势,顺应大势而决策行事,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就可立于不败之地。至少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从那里说起呢?相信大家留意到近期的一个流行说法,这便是“后危机”时代。然而这个说法一经提出,便有人出来较真了。有人发问说,“现在是后危机时代了吗?”。由此引出的问题是:后危机”时代真的降临了吗?如果说来到了,那么标志又有哪些呢?因此,我的讲演就从这个“流行说法”开始,将前面提到的大势与这个流行说法联系起来,再和今天与会的民企经营者们联系起来,便有了今天的讲演题目:“后危机”时代国内外经济大势与民营企业选择

1.3 世界经济,真的进入“后危机”了吗?

“后危机”时代真的降临了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与我们的两个主观判断联系在一起:一个是对当前世界经济走势及全球金融状态的判断;另一个是对“后危机”一说的界定。先谈第一个。我们知道,这次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是由一场金融危机引发的,那场金融危机的声势,一度看起来空前地大,因此被经济界称为“金融海啸”。我们知道海啸具有横扫一切的气势!恰是这场多半有些突如其来且气势空前的金融海啸,把世界经济推入了混乱与灾难之中。现在的问题是,世界经济是否已经度过了最差的时段,是否出现了转机呢?

最近来自多方面的迹象表明,世界经济正在从金融危机冲击下的衰退中复苏过来。何以见得,又何以判断呢?我早先曾经说过,判断世界经济走势,只要着眼于两个线索就可以了:一个是看大的经济实体的经济表现。所谓大经济实体,就是那些在全球经济中具有巨大影响力的经济实体。沿着这个线索下去,可以认为“三大加“一砖”最重要。“三大”即美国、日本和欧盟三个世界最大的发达经济实体。按照世界银行归总数据推算,此次衰退之前全球经济总量,大约合54.3万亿美金,其中美国、欧盟和日本“三大”加起来就达35万亿美金,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一半以上。“一砖”即“金砖四国”,由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四国组成。这是目前全球经济活力最大的四个经济体,被称为“新兴市场经济”。这四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总量加起来占世界经济的13%以上,超过美国经济总量的一半。我以为这些经济的表现,就可以代表全球经济走势。

另一个是看关键。何为关键?就此次经济衰退及其复苏而言,美国是关键。何以这样说呢?因为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最重。在全球经济中,美国有很多“第一”,比如它的创新能力最强,全世界制造业一大半原创技术都源自美国。美国市场最大,虽然只有三亿人口,但消费者购买力很强,一年要进口价值2万多亿美元的商品,且多数属于高中档次制成品。美国还是全球经济规则的制订者,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等这样的国际经济协调机构提出的规则,没有美国认可便很难行得通。美国是全球金融的主宰者,美元是最主要的世界货币。虽然发生了金融危机,但全世界的有钱人还是愿意把钱投向美国。除了这些而外,还有一个重要事实,这便是美国是此次空前经济衰退的始作俑者,此次衰退在美国也最严重。略微看一下去年以来世界经济突然收缩的有关数据,便不难看到,恰是金融危机导致了美国国内市场的突然收缩,导致了全球市场的收缩,引发了世界经济衰退。就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这些重要性来看,美国经济恢复增长是世界经济摆脱危机的关键。

当然话又说回来,除了美国而外,别的“两大”也很重要,“金砖四国”也重要,中国也不可少。我还有个说法,世界经济复苏,“美国是关键,中国是希望”。何以此说?这里列两个事实就够了:一个是中国外汇储备最多。在全世界主要工业化国家赤字累累,企业普遍缺现金的背景下,谁囤积的现金最多?中国。另一个是中国潜在市场最大。在全世界汽车销量大减的情形下,哪个国家的汽车销量大增了?也是中国。现在买车还要“持币待购”呢!这个现象后面的深层因素是,中国市场潜力最大,13亿人口的潜在市场无与伦比,是10个日本!就这个意义而言,中国经济率先恢复较高增长对世界经济复苏有重大的影响,至少是对投资者的心理影响!

客观地来判断,目前世界经济确在复苏,具体说,主宰全球经济的“三大”加一砖都在复苏。其中三大经济实体自2009年三季度以来全面复苏,美国经济更出现了2.8%的强劲反弹。“金砖四国”经济原本就未曾下跌,只是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中国经济在经历了一季度的低速增长后,目前也出现反弹,正在恢复高增长。我以为8%以上的增长速度就是高增长了。与此同时,全球金融动荡在也减弱:欧美一些接受政府救助的大银行,纷纷开始提前偿还政府救助基金,挣脱政府救助的金手铐。这一切都意味着,全球金融业也好,世界经济就也好,去年以来最坏的时段以及过去。既然最坏的时段已经过去,那就没有理由说世界经济正在进入“后危机时段”了!

1.4. 何为“后危机”?

然而什么是“后危机”?何以界定呢?我个人以为,“后危机”仅是个“相对论说法”,就是相对于世界经济此前无助无望的震荡时段而言的,相对于此前世界经济最坏的时段而言的。但并非一个持续繁荣时段,更非一个“平安无事”的时段。我以为这个时段将是一个消化或“吸收”金融危机后遗症的时代,是一个全球经济震荡与调整的时代,也是一个大震荡过去而小问题不断的时段。打个比方,是个急性病”转入慢性病”的时段。“慢性病”的发展或曰世界经济下一步的震荡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收敛式的,就是说震荡将会逐渐减弱;另一种是发散式的。就是说震荡有可能越来越多,引发下一次大的震荡。

何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呢?我以为这方面是有“前车之鉴”的,可以拿来作为参照。最著名的前车之鉴要数1929“大萧条”之后的经历和上个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冲击之后的“滞涨”了。大萧条导致世界经济震荡了多年,加上那个时候世界大国间缺乏协调机制,最后引发了世界大战,全球经济靠了“热战”才得以摆脱危机“后遗症”的!上世纪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导致的滞涨,引出西方国家经济体制与政策的大转折,导致了东西方“冷战”的升级。经历了十几年时间才得以恢复平静,而后迎来全球经济的持续繁荣时段。还有,比如日本经济,在经历了1991年“泡沫经济”崩溃的破坏之后,十多年间经济走走停停。这些,多可视为以往“后危机”的经历,都可作为前车之鉴。当然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危机引发国与国之间政治对抗的可能性不大,冷战热战几率很小。引出的多半将是合作。但即使这样,要消化危机的后遗症,也需要时日!

说形象点,世界经济的运行,犹如穿越峡谷的一条大河,金融海啸犹如突然的山崩。山崩对于河流犹如“堰塞湖”。“堰塞湖”逼迫河流改道,这种“改道效应”需要多年去“熨平”,去消化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未完待续)

           (据赵伟教授在“江阴市高新技术企业、民营科技企业年会”上的讲演整理而成。

              讲演题目:“‘后危机’”时代国内外经济大势与民企选择”

讲演时间、地点:20091219日于江苏省来富岛大酒店

 

  评论这张
 
阅读(17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